第13章 第十三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13章 第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章 第十三章

  李余穿越至今,有绝大部分时间都被困在琅嬛殿里。

  除了想办法出去作死,偶尔闲来无事她也会进行一些脑内排练。

  比如遇到皇帝,并不想杀人只想被赐死罪的自己是该安静等待,寻到好时机再出手行刺,还是上去就莽?是该装装样子就好,还是给皇帝留点伤?以及被侍卫阻止后她又该说些什么,才能把皇帝气的要她狗命。

  又比如遇到《母仪天下》的男女主角,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自己,自己又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和言语去对待他们,才能勾起他们对她这个炮灰的杀意。

  又又比如,最糟糕的情况,自己要是怎么也死不了,到了年龄皇帝想给她指婚,好把她这个疯子彻底从皇宫里弄出去,她该怎么办?

  李余想过很多很多,却怎么也没想过,自己会在求索斋,重温一遍上学那会儿开小差被老师抓住点名的恐惧。

  照理来讲她都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了,不是仅凭本能就对老师充满敬畏的中小学生,也该明白即便闻鹫再怎么言辞犀利,也不能拿她如何,她不该感到害怕。

  偏偏上过学的都曾被那种恐惧支配过,李余也不例外,陈年阴影哪里是长大后说摆脱就能摆脱掉的。

  心生畏惧的李余愣愣地望向闻鹫。

  恰逢日头高照,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课室,落在闻鹫身上。

  也是太阳光这一照李余才发现,闻鹫那双猛禽般深沉锐利的眼眸并非是常见的黑色或深棕,而是很深很深的蓝色。

  不奇怪,李余胡思乱想到,书中说了,闻鹫的母亲是岐族人,岐族人长得和中原人没太大区别,就是眼睛的颜色多是蓝色或绿色,头发几乎都是自然卷。

  闻鹫虽然没遗传到他母亲的卷发,但遗传到了那双深蓝色的眼睛。

  李余还记得,因为渊河战役中闻家男儿死的只剩闻鹫和远在京城的幼弟,所以一直都有人说闻鹫命硬,克死了自己的家人。

  可书里没说,他是个这么毒舌的人啊!!

  李余忐忑极了,等着闻鹫像方才对待那些皇子一般嘲讽自己,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闻鹫仅仅只是对她说了句:“莫要交头接耳。”

  不痛不痒。

  闻鹫的轻拿轻放令李余受宠若惊。

  下课后闻鹫一走,李余就转头看向李文谦。

  李文谦还记得李余先前问他的问题,答说:“闻帅平时不这样,大约是今天……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就能这么和我们说话吗?!”小十一也是在课上被闻鹫嘲讽过的人之一,若非闻鹫是当朝第一武将,他根本得罪不起,他早就掀桌子不干了。

  老九倒是逃过一劫,忙不迭地过来奚落小十一,兄弟俩再一次爆发世纪大战。

  李文谦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劝谁好,李余坐在桌前支着脑袋,心想自己为了作死,少不得要与闻鹫打交道,万一又遇到闻鹫心情不好的时候怎么办?她可不想体验小十一的遭遇。

  李余想着,视线缓缓落到了和李文谦一起劝架的魏明以及老九的伴读身上,她灵光一动,有主意了。

  桂兰端来热过的早点放到李余桌上,李余问她:“我能给自己挑个伴读吗?”

  桂兰:“殿下的意思是?”

  李余:“闻鹫是不是有个妹妹,叫闻素。”

  ……

  “听说你今日和卫卿换了课,还当面斥责了几位皇子?”

  午后,皇帝听完秋水营的详细汇报,又想起几日前海公公同他说闻鹫在扶摇池边听到的李余说过的话,细细思量后召来闻鹫,向他询问今日在求索斋发生的事情。

  闻鹫并未否认。

  皇帝看着御座之下坦然承认却没多说一个字的闻鹫,眼底满是复杂,他道:“你虽不说,但朕知道,你是担心安庆见完你就走,传出话来不好听才这么做的。这件事,还有你以前做的那些,朕都知道。”

  闻鹫意外,因为类似的事情他确实做过不少,但都没跟皇帝说过,毕竟皇帝曾力排众议保全过他闻家上下,打胜仗了倒还值得一说,举手之劳的小事还上赶着和皇帝邀功,他丢不起那个人。

  其实皇帝的意外不比闻鹫少,若非前阵子李余被人弄疯,让他怀疑起身边的可信之人,特意派出秋水营探查,他都不知道闻鹫居然默默做过这么多事情。

  皇帝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如年轻时候那般洞察秋毫,亏待了闻鹫,便道:“你回北境一事,朕准了,但得等你伤好之后。”

  闻鹫没想到还能有这等发展,谢恩的时候,脑子里不由得闪过李余那张被他点名后愣住的脸。

  傻乎乎的,他漫不经心地想。

  ……

  为了自己的小心脏,李余决定把闻鹫的妹妹闻素弄来当伴(人)读(质)。

  桂兰将李余的诉求上报给皇帝,皇帝知道以李余如今的脾气定不会刁难闻素,还能给闻素镀一层“公主伴读”的金,便允了李余。但皇帝给李余提了要求,那就是以后每天都得和其他皇子一起去上课。

  皇帝提的要求,李余没有说不的权利。知道日后每天都要天不亮就起床,李余险些没呕出血来。

  最后她强行安慰自己:“倒也行,没准熬几次夜,早起几回,我就能猝死回家了。”才把自己的心态给调整回来。

  第二天,李余再度经历惨无人道的早起,这次在门外等她的除了李文谦,还多了个闻素。

  李余迈着虚浮的步子从琅嬛殿里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面容秀丽,身着鹅黄色衣裳的闻素。

  李余啧啧称奇,闻鹫那么凶神恶煞的一个人,怎么妹妹就长得这么婉约秀气?

  闻素并非头一回见李余,但听说过李余得了疯病前尘尽忘的事情,故而特意向李余重新做了自我介绍,十分体贴。

  书中的闻素也是这样,斯斯文文柔柔弱弱,说什么都轻声细语,是个特别温婉的姑娘。

  一行三人前往求索斋,因为皇帝的要求,李余老老实实在求索斋待了一天。

  这期间李余没少跟闻素说话,但因为闻素太过温柔,李余对女孩子又格外地小心,不像对李文谦和小十一那样说话随意,所以这一整天下来,两人的关系还是有那么点生疏。

  下午上完课,闻素出宫,李余回琅嬛殿,李余走着走着停下脚步,想想还是觉得应该再主动点,不然人小姑娘不尴不尬地陪自己上课也太可怜了。

  她转身朝宫门走去,想把闻素叫去自己的琅嬛殿坐一会儿,聊聊天,或许能拉近些关系。

  结果还没走到宫门口,李余就追上了闻素,并发现闻素被几个召入宫的贵女给拦住了去路。

  李余远远就听见那几个贵女看似关心,实则挖苦地对闻素阴阳怪气:“听闻六公主挑你做伴读,是因为闻帅昨日将几位皇子并六公主一道教训了,哎呀呀,若是六公主因此刁难你可怎么是好,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是得小心,上次赵家那姑娘惹了六公主不快,是不是被六公主叫人扇了巴掌?”

  “你倒提醒我了,我姨母前阵子给我送了盒雪肤膏,说是用来消肿最好不过,闻姑娘若是不嫌弃,我回去就叫人给你送去。”

  李余有些懵地停下了脚步。

  昨日闻鹫讲完课她就回去睡回笼觉了,桂兰拦都拦不住,会传出些闲言碎语也正常,反正她不在意,但她没想到内容会和她最初预想的差这么多。

  没人说她到求索斋是为了闻鹫——这不奇怪,因为突然换课,最先上课的不是闻鹫,她也不是只听了闻鹫的课就走,没什么好想歪的。但为什么说闻鹫得罪了她?她根本就没被闻鹫骂,被骂的是其他几位皇子,她只是被点了下名。

  不过这样也好,日后她再接近闻鹫,旁人只会说她记仇,不会说她不知廉耻缠着闻鹫,能省去很多麻烦。

  李余快速想通,再度迈开步子,准备去给闻素撑腰。

  书中说了闻素是个说话从来没大声过的闺阁小姐,遇到这种场面一定很无措很委屈。

  可她才靠近,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见闻素轻声细语且含着笑地骂了句:“管你们屁事。”

  李余:“……”

  妹妹你人设怎么崩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