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19章 第十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第十九章

  李余回去后闷头睡了一个下午,期间断断续续做了好几个噩梦,直到傍晚才彻底醒来。

  醒来后她睁着眼睛裹着薄被蜷缩在床上,因为刚刚睡醒有些冷,也因为白天睡觉晚上醒来导致感官有些混乱。

  她任由自己发呆神游,等回过神再去想那些噩梦,便发现自己已经忘了噩梦的内容,只记得身处梦境时那满心的恐惧与绝望。

  但再怎么恐惧和绝望,只要醒来,威力就会大打折扣,所以她目前情况良好,并没有因为噩梦造成二次心灵创伤。

  她甚至还感到庆幸:若没有闻鹫那一手操作,自己定然还处在理智为负的浑浑噩噩中,做了噩梦醒来的反应怕是会比现在还要狼狈百倍。

  感恩的心,感谢闻鹫。

  “殿下醒了?”进来点烛火的宫女朝着床上的李余轻声唤道。

  李余“嗯”了一声,没动。

  宫女轻手轻脚地退出去,将李余醒来的消息汇报给正在殿外的桂兰。

  不多时,桂兰走进殿内,来到床边掀开薄纱床帐,问李余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

  桂兰这么一说,李余才觉出饿来,她从床上爬起,让桂兰给自己弄点吃的。

  桂兰见李余能睡能吃,一方面放下了心,另一方面又因李余从事情发生到现在的反应感到不可思议,不由得起了些许畏惧之心。

  桂兰将床帐拢起挂好,同时对李余说道:“早些时候皇长孙殿下与十一皇子来了,知道您还在休息,便没久留,可要叫人去给他们带句话?”

  “嗯。”李余披着薄被坐在床边,想了想道:“跟他们说我没事,让他们不用担心,明天求索斋见。”

  桂兰转身去拿衣服的步子微微一顿,错愕道:“殿下明日还要去求索斋?”

  李余神态懒散地问:“为什么不去?”

  又不是缺胳膊断腿,况且那里人多,总比她一个人在琅嬛殿待着要舒服。

  桂兰拿来衣服给李余换上:“奴婢是担心……”

  “担心什么?”李余问她:“担心别人因为今天的事情来羞辱我?说我不检点,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桂兰蹙眉:“他们不敢。”

  至少当面是绝对不敢的。

  李余:“那不就得了。”

  李余换好衣服,同时饭菜也都备好了。

  李余坐下吃饭,大约是考虑到她心情问题,这一餐的口味都比较清淡。李余边吃饭,边问一旁站着布菜的桂兰:“忘了问,你们之前是怎么发现我不见,又怎么找到我的?从头到尾和我详细说说”

  桂兰没想到李余会自己主动提起这事,斟酌一番,回答道:“奴婢送闻姑娘回府,送到之后便回了宫,结果才到宫门口,就有宫女来报,说是殿内洒扫的宫女太监因口角冲突打了起来。奴婢因此回了琅嬛殿,直到后来闻帅入宫来找奴婢,说是没在教场看到您,还说闻姑娘并非身体不适,而是被人下了毒,奴婢这才发现不妥。

  “奴婢本想派人在宫里四处搜寻您的下落,还是闻帅提醒了奴婢,说这场将奴婢拖在琅嬛殿的争端定是有人刻意谋划,叫奴婢好好审问殿内的宫女太监,他则去教场,寻了九皇子。”

  李余一口接一口地吃菜吃饭,闻言咬了咬筷子:“这事和老九有关?”

  桂兰静默片刻,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今日意图对您行不轨之事的,正是九皇子的伴读——孙翰林家的幼子。”

  桂兰的迟疑是对的,她刚说完,李余就想起了那张略有些眼熟的脸,胃中翻涌,怎么压都压不住,把刚刚吃的全吐了。

  李余吐完又干呕了一阵,连灌两大杯温水才堪堪把造反的胃给安抚好。

  李余接过桂兰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嘴,待宫女捧着痰盂出去,屋里散了味,她才问桂兰:“有点心吗?要很甜的那种。”

  桂兰整个人都傻了,不明白李余怎么还吃得下去。

  可李余是真的饿,她下午先是骑马,后是抡灯架打人,再是情绪激动大起大落,样样都是体力活,耗能大到完事就躺下睡了,睡醒整个人跟一整天没吃饭一样,饿得前胸贴后背。

  且她也不喜欢亏待自己,除了起太早确实吃不下,其他时候只要饿了,她都会好好吃饭。

  小时候李余的爸妈没少因为这事儿嘲笑李余,说她再怎么闹脾气,哪怕前脚嚷嚷着要离家出走,后脚还是能板着一张小冷脸,坐桌边大口扒饭。

  这次也不例外,而且李余学乖了,吃饱肚子到外头围着湖泊散步,确定消化得差不多,她才继续问桂兰:“老九真的和这事儿有关?”

  一旁,亲自为李余掌灯的桂兰低声道:“奴婢不知,闻帅会去找九皇子,是因为他发现只有九皇子的伴读不在教场,所以本就是去碰运气的,九皇子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闻帅询问,也只说那人半个时辰前就方便去了,一直不曾回来。”

  “最后是奴婢这边找出了刻意制造争端的宫女,一番严刑后,才找到了殿下您。”

  桂兰见李余沉默不语,还宽慰李余:“因不曾大张旗鼓地找,知道此事的并不算多,今日带去的宫女太监也都敲打过了,剩下当时还在教场,知道你不见踪影的诸位皇子与世家公子,他们不敢胡言乱语,殿下只管放心。”

  李余倒不是在想这个,她在想,这事儿会不会和林之宴有关系。

  不说老九有没有害她的动机,在知道那个男人是老九的伴读之前,她就想过这一切或许是林之宴的手笔,诚然自己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可她再怎么说也曾是坑害过萧若雪的人,本该受尽折磨客死他乡,结果就这么被放了出来,且还有继续蹦跶给萧若雪添堵的可能……林之宴能放过她就怪了。

  所以她才会突然提醒闻鹫小心林之宴。

  凭她一己之力或许不能拿林之宴怎么样,也斗不过智谋无双且把网都织进宫里的男主角,可要叫闻鹫从现在就开始警惕林之宴,说不定多少能改改《母仪天下》的结局。

  李余越想越远,等回过神,她又一次来到了四面透风的亭子里。

  李余在石凳上坐下,突然想起因她中毒的闻素,于是对桂兰吩咐道:“闻素是因为我才这么倒霉的,先让她在家好好休息吧,我这里有什么好东西没?给她送点过去。”

  桂兰:“奴婢自作主张,已经叫人从库房里拿了上好的药材,赶在宫门落钥之前送过去了。”

  “谢了,有个高情商的管家能这么省心我是没想到的。”说完,李余猜桂兰多半听不懂,就顺带翻译了一下:“你办事周到,让我省了不少心。”

  谁知夸人的话才说完,被夸的那个就原地跪下了:“殿下愧不敢当,今日之事,皆因奴婢执掌不严,还请殿下责罚。”

  李余头疼欲裂:“……罚罚罚,马上罚,你先起来。”

  李余不至于在古代宣扬什么人人平等,看别人相互跪来跪去她也适应良好,就当自己是在古装戏的拍摄片场,但她是真不习惯别人跪自己或者自己跪别人。

  她一边伸手拉桂兰起来,一边道:“我想想罚什么,扣工资吧,就是月俸,扣……两个月。”话落的同时,李余的社畜之魂隐隐作痛,但还是就这么定下了,免得桂兰不当回事,导致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也就封建社会能这么干,要搁现代,我老板如果敢一口气扣我两个月工资,我是一定要申请劳动仲裁的。”李余在说话的同时大量输出现代词汇,试图寻找下午闻鹫对自己说出网络用语时的感觉,可惜效果并不理想。

  果然还是得别人和她说才有感觉吗。

  李余正想着,外头突然来人,她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些人是来宣旨的。

  李余是真不喜欢跪人,但不喜欢跪和死活不肯跪是两回事,所以她还是跪了。

  索性这也不是第一回,上回皇帝传旨来解除李余的禁足令时,李余也跪了,主要是怕自己不跪,到手的解禁令飞了。

  一回生二回熟,李余也没因为自己这点小毛病就叫宣旨太监为难。

  李余听不懂圣旨上的大段文言文,还是桂兰在宣旨太监走后和她解释,她才知道皇帝给了她很多赏赐当安抚,可这些赏赐里面,唯独没有允许她出宫,让她跟着一块去避暑山庄这一条。

  李余认命,反正皇帝都已经开始注意到她,想从她身上获得更多“发明”,那让皇帝赐死她这条路多半是行不通了,若她非要刺杀皇帝试一试,说不定会被皇帝囚禁起来,到时候就真的一点寻死的法子都没有了。

  既然如此她还藏个什么劲儿,直接拿出来,争取死在避暑山庄不就行了。

  李余下定决心,喃喃自语道:“让我想想是搞酒精还是搞□□,水泥的话,是不是得用火山灰?”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