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样的体验,李余经常会在睡醒之前,提前听到外界的声音,并根据外界的声音,在脑海中编织出梦境。

  李余梦到自己上了爸妈每周六都要看的相亲节目。

  醒来后一看,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主持人说话的声音与梦里一般无二。

  她这是……回来了?

  李余还有些恍惚,突然一条被子兜头盖到她脸上,是她二哥从房间里出来,给她扔了条被子:“感冒药涨价了,你最好别给我感冒。”

  李余的二哥是做医药的,对各种药品价格非常清楚。

  李余平时最嫌弃她二哥这种别扭式的关心,总要吐槽几句,这次她没说话,乖乖把被子盖好,深呼吸感受了一下熟悉的空气,准备改改以往的性格走走温情路线。

  毕竟穿越过一次,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怎么也得表现的比一般人要沧桑些。

  三分钟后,热到冒汗的李余把被子掀开坐起,骂骂咧咧:“就深圳这个死活不入冬的天气,它给过我感冒的机会吗。”

  二哥从厨房倒了杯热水出来,闻言翻了个白眼:“夏天都能感冒的人在说什么屁话。”

  说的是李余高三那会儿学习压力太大,每个月生理期免疫力降低都要感冒一回的事。

  李余把被子踢到沙发角落:“别吵,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我了,再吵小心我今天晚上鲨了你。”

  二哥面无表情:“那真是吓死我了,麻烦你杀我之前把你们经理杀了先好吗?连着一个月加夜班,早班照常上,怎么,把员工熬死是你们公司的企业文化?”

  一提到工作,李余瞬间没了曾为穿越者的优越感,小声笔笔:“等我把工资拿了再说。”

  打工人就是这么卑微。

  二哥还想再和李余聊上几句,爸妈开口让他们俩别吵,孟老师说话的声音都听不清了。

  二哥冲爸妈比了个OK,又朝李余抬了抬下巴以示挑衅,李余抬起手,送了他一个中指。

  兄妹间正要展开第二轮友好交流,二哥房间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丢下李余快步赶回房间,接起视频通话的第一句就是:“宝宝到家了?”

  声音渐小,二哥关上了自己的房间门。

  李余倒回沙发上,心不在焉地陪爸妈看了一会电视,起身去洗澡睡觉。

  大约是下班回来睡饱了,李余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干脆拿起手机找人聊天,看能不能顺带分享一下自己的穿越经历。

  李余首先找了她姐。

  年年有余的余不是多余的余:【姐?有空不?】

  过了好久她姐才回她:【你一条信息差点把我家小祖宗吵醒了你知道吗[微笑]】

  接着又是一句:【没空,趁我儿子睡着了,我要煲剧,你自己玩去】

  首战失利。

  李余转而去找自己闺蜜:【“有空”和“绝交”,你选一个来回我】

  闺蜜很快就回她了:【有瓜?[猹猹警觉.jpg]】

  李余单刀直入:【我穿越了一趟,刚刚回来】

  闺蜜瞬间兴致缺缺:【你等等,我去看看连续加班导致精神失常算不算工伤】

  李余:【真穿了,你信我。】

  为了表示认真,李余甚至加上了句号。

  闺蜜:【那你说说你穿哪了?】

  李余把自己穿书的事情说了一遍,顺带还说了那本书的剧情。

  闺蜜回道:【你都穿书了,连女主剧本都没抢到你怎么好意思回来?】

  李余被气笑,干脆发了条语音过去:“我特么又不是谁笔下的纸片人,穿个越非要走流程当女主角,我就是想回到我自己的世界不行吗?”

  闺蜜:【托你的福,我因为一时不慎语音外放,成了地铁车厢里最闪耀的那颗星】

  闺蜜:【周围人看我就像在看走火入魔的二傻子,不行了我顶不住,下一站我就下,等下班地铁】

  李余差点没在床上笑抽过去,她抖着手给闺蜜发:【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在公众场合用手机外放,没素质是要付出代价的】

  闺蜜:【你该挂号挂号,该吃药吃药,我们先绝交十个小时,明天早上见,敢迟到我掐死你[猪猪拔刀.jpg]】

  李余这才想起自己穿越前和闺蜜约好了周末一块去看电影,问题是她穿越太久,早就忘了闺蜜当初约的是哪,翻聊天记录也找不到,发信息去问,结果对话框旁边冒出了个红色感叹号,显然是被日常拉黑了。

  那就明天再问好了,李余想。

  之后李余切到晋江,输入《重生后我母仪天下》搜索,书是搜到了,她想看的评论区却卡得不行,死活打不开。

  李余索性把书又给看了一遍,一看看到凌晨两点,爸妈早就睡了,李余偷溜到阳台上抽烟。

  李余会抽烟,大学时期放飞太过学的,但是没抽两天就戒了,因为她学抽烟的时候正好是冬天,每次抽烟都要跑宿舍走廊上蹲着,不巧李余的大学又是在北方城市上的,抽一支烟前后穿衣服脱衣服都要花上二十分钟,太麻烦,反正那会儿烟瘾不重,就给戒了。

  李余在老妈养的盆栽前蹲下,从盆栽后面摸出一包蓝楼和一支打火机。

  这俩东西都是她二哥的,跟早就回头是岸的她不同,她二哥是个老烟枪,目前正在女朋友和老爸的监督下戒烟,只能把烟藏在老妈的盆栽后面。

  阳台风大,李余点了好几次才把烟给点上,才抽一口,一个人影从关了灯的客厅里走出来,吓得李余差点把吐出的烟给呛回去。

  李余定了定神,发现来人不是她爸妈而是她二哥,顿时又放松下来背倚到了栏杆上,压着声音问:“你丫走路怎么都没声啊?”

  二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反问:“你什么时候学的抽烟?”

  李余:“管得着吗你。”

  二哥难得没有和她杠,而是折回去找了两张小板凳:“来,坐下跟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刚刚就觉得你不对劲。”

  李余经历过闺蜜那一遭,已经死心不打算把自己穿越的事情告诉别人了,怕太执着被人送精神病院去。

  二哥借着外头的灯光,看清李余脸上满是对这个世界的失望,斟酌着问:“你失恋了?”

  李余心梗:“你什么时候看我恋过?”

  “有道理。”二哥拿过她手里那包烟,给自己也来了一根:“那你怎么回事,不能细说就简单说说。”

  李余陷入沉默,任由手中的烟自己燃了一半,然后摁盆栽土里给灭了:“我……有点后悔。”

  二哥没说话,甚至在李余掐烟的时候把嫌她浪费的话语给咽了回去。

  李余:“一门心思想着回来,回来了才发现还有好多事情没做……”

  李余不后悔回来,她后悔在书里的时候只想着自己,忘了给李文谦、小十一、闻家兄妹,以及和她爸长得一模一样的皇帝留下点什么。

  原本她不是这样的,当她还在琅嬛殿,身边没有桂兰,无法接触到书中任何一个角色的时候,她心里只有回家,哪怕她知道小说的全部剧情她也不想改变什么,因为书中的世界与她无关,她对闺蜜口中的“女主剧本”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如果非要改变,也只能是改掉安庆公主的命运,因为她不想经历那样悲惨的结局。

  直到她真的回到这个世界,回到属于自己的家,躺在床上重温书中剧情,她才发现自己其实还有别的渴望——她不希望他们像书中写的那样死去,更不希望林之宴踩着他们的尸体,登上九五至尊的位置。

  可惜一切都晚了。

  她已经回家了,书里的世界与她再无瓜葛,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李余叹息:“算了,就这样吧。”

  她捡起已经灭了的烟蒂,问二哥:“这扔哪?别让爸看见我跟你说,不然我肯定说是你抽的。”

  二哥骂道:“白眼狼,我就多余关心你。”

  李余听二哥的,用打湿的纸巾把烟蒂包好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又坐回到了她哥拎来的小板凳上,低头用手机打开《母仪天下》这本书,想再刷一次评论区,看能不能把评论刷出来。

  结果还是不行。

  李余抱怨:“是我手机有问题还是晋江服务器又抽了?哥你手机借我一下。”

  说话间她抬起头,发现原本还在抽第二支烟的二哥不见了,只剩下一张她二哥刚刚坐过的小板凳。

  李余心里咯噔一下,缓缓从板凳上站了起来:“哥?”

  没人应她,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再压着嗓子怕吵到爸妈,大喊了一声:“哥!!”

  夹杂着惊慌的凄厉叫喊没能得来任何回应,李余跑进客厅,期间险些被那张小板凳给绊了一跤。

  她一脚把小板凳踢开,跑去她爸妈的房间,结果发现不仅是她哥,她爸妈也不见了,所有房间开着门关着灯,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是出去了吗?”

  李余还在那自欺欺人,她穿着睡衣踩着拖鞋就往玄关走,开门后,走廊上的感应灯没开也不管,一脚踏进黑暗之中。可那黑暗里根本没有地面,她就这么从门口摔了下来,被失重感惊得浑身一颤,醒了。

  暖橙色的光透过窗柩落在金丝楠木的桌案上,淡淡的药香弥漫在屋内,隐约可闻窗外鸟儿清脆的鸣叫,与屏风外轻声细语的交谈。

  “操……”

  后脑勺与背后腰侧传来的痛楚让李余咬牙骂出了声,一屏风之隔的交谈声戛然而止,桂兰快步入内,掀开床帐,正对上李余迷茫而又无措的双眼。

  桂兰一边叫宫女去传太医,一边走到床边按住李余想要起身的肩膀,轻声道:“殿下莫慌,只是些轻伤,已经没事了。”

  轻伤?怎么会是轻伤?!

  明明……

  被短暂遗忘的记忆慢慢回笼,趴着的李余闭了闭眼,抬手往枕头上锤了一下。

  可不就是轻伤吗,那刺客的匕首就要捅进来了,硬生生被赶来的闻鹫给拦住,要不是后来被人撞到墙上磕到脑袋,她甚至不会晕过去。

  她就说嘛,她要真回去了肯定得抱着她爸妈痛哭一番,怎么可能这么平静。

  还有他哥抽的不是蓝楼,是小熊猫,蓝楼是她大学那会儿抽的烟。

  早该反应过来是梦的。

  李余扭了下头,把脸埋进锦织的枕头里。

  她想要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平复梦里梦外的落差感,可惜现实并没有满足她这点小小的愿望。

  片刻后,太医赶了过来,给李余把完脉又看了看李余头上的肿包和腰后的伤,换了药方里的几味药,叮嘱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才离开。

  太医给李余看伤期间,李文谦闻讯赶来,就在外头等着,等太医走了他才进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眼眶红得像只兔子。

  李余头疼欲裂:“你可千万别哭。”

  李文谦深吸一口气,听话地忍着,还“嗯”了一声。

  李余拿乖巧的小孩最没辙了,要是个熊孩子她还能理直气壮地把人给欺负走,遇上这种乖的,她只能想法子哄。

  李余把人拉到床边上坐,问:“你没受什么伤吧?那会人太多了,都没怎么顾上你。”

  李文谦终于还是没憋住掉了眼泪,不过他没发出声,而是用手把眼泪擦了,回答李余说:“我没事。”

  李文谦想说有姑姑你护着,我怎么可能有事,但他怕说着说着会哭得更厉害,于是牢记姑姑让他别哭的话,只说了简简单单三个字。

  乖得都让人心疼了。

  李余抬手擦了擦他湿润的小脸,回忆起他在书中的结局。

  书中的李文谦是被他娘亲手杀死的。

  那时的李文谦长大了不少,十五……还是十六来着,书里说他手段越来越厉害,并在太傅的教导下开始忌惮摄政王林之宴,还联合已经黑化的三皇子削弱林之宴在朝堂上的势力。

  林之宴承认李文谦的本事出乎他的意料,他不慌不忙蛰伏起来,直到同年秋天,李文谦生母的疯病突然有了好转。

  眷恋生母的李文谦开始频繁往已是太后的太子妃那跑,最后一次去是冬至,曾长年沉溺在幻想中的太后容颜依旧,亲手给李文谦盛了一碗有毒的汤圆,毒死了李文谦。

  李文谦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他娘骂他克死了他的父亲——曾经的先太子。

  李余在梦里遗憾自己没给李文谦留下什么,如今梦醒,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李余不会因此放弃回家,但也不希望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至少在离开之前,她想要改变些什么,比如李文谦的结局。

  想要改变李文谦的结局,她就得先阻止另一件事情的发生。

  李余突然问李文谦:“还记不记得之前东宫着火和你落马的事情?”

  李文谦哽咽着点了点头:“嗯、嗯……”

  李余:“那两次,包括这一次,闻鹫都在。”

  李文谦愣愣地看向李余。

  李余问他,压低的声音犹如蛊惑人心的恶魔低语:“你觉得会不会是他自导自演,让你遇到危险又来救你,好获得皇帝的赏识?”

  李文谦还在懵:“是、是吗?”

  李余:“不是。”

  李文谦过于困惑,以至于打起了哭嗝。

  李余拍了拍他的后背:“自己去倒杯热水喝。”

  李文谦乖乖听话,走到桌边倒了杯热茶,喝下后终于不再打嗝,又回到了床边坐下。

  李余告诉他:“闻鹫不是那样的人,他和你都被算计了,所以以后要有人这么跟你说,那个人一定不安好心,知道吗?”

  李文谦点了点头。

  李余稍稍放心,决定慢慢培养李文谦对闻鹫的信任。

  因为书里,闻鹫就是被不信任他的李文谦给弄死的,闻鹫死后,风火军落到了林之宴手上,成了林之宴在李文谦死后跟三皇子抢皇位的重要砝码。

  所以她得提醒这傻孩子,闻鹫这么忠心又好用的刀,可不能再给折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