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如果不是皇帝突然召走了李文谦,李文谦恐怕得在李余这儿耗到天黑才会走。

  离开前李余问了一嘴:“小十一呢?他怎么不来看看我?”

  李文谦用食指挠了挠脸颊:“他也伤着呢。”

  李余意外,还想再问,见来传召李文谦的公公面上带着些着急,就没再说什么,只摆了摆手,让李文谦快去见皇帝。

  李文谦走后,李余问桂兰,桂兰说昨晚小十一找其他皇子一块喝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喝着喝着就动起了手来,虽说只是些皮肉伤,没什么大碍,不至于严重到没法来见李余的地步,问题在于皇帝听说他们兄弟几个打架,大发雷霆,把当时在场的皇子都给罚了。

  就连不良于行的五皇子——拥有亲王头衔的轩王也没能逃过去。

  李余琢磨,这里头说不定就有林之宴的手笔,因为“突出李文谦的惨,对比皇子们的无用”是林之宴把李文谦推上皇位的主要手段,且事情还这么巧,就发生在昨天晚上,李余不觉得这是巧合。

  这边李余开动自己的小脑袋瓜,去推测林之宴的路数,那边李文谦来到楠木殿,见到了正在看奏折的皇帝。

  李文谦行礼问安,皇帝叫起后给他赐了座。

  御前赐座,这要传出去,李文谦在众人眼中的地位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文谦知道这个时候装无知反而会让皇帝怀疑,故而面露犹疑,没有立刻过去坐下。

  皇帝终于放下折子,看着李文谦,问:“为何不坐?”

  李文谦抿了抿唇,道:“回皇爷爷,孙儿记得你曾说过,在抓到想要谋害孙儿的人之前,你会继续冷待孙儿。”

  皇帝问他:“你怎么知道朕还没抓到人?”

  李文谦确实不知道,他也是猜的:“孙儿身边的侍卫,比之前更多了。”

  皇帝被亲儿子们气了一晚上的心情终于有所缓解,他说:“你是个聪明的。朕之前也确实同你说过,那些企图害你的人多半是觉得你的身份挡了他们的路,所以才会想要至你于死地。”

  “但昨晚的事情之后,朕又有了别的想法。”

  皇帝说到这里,看李文谦还站在原地,蹙眉道:“先去坐下。”

  李文谦这才乖乖坐到了椅子上。

  皇帝继续道:“你若得宠,那些人要害你还说的过去,可你被朕如此冷待,为何他们还是忌惮你?难道就不怕你因此入了朕的眼,弄巧成拙?又或者说,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原本还低着头的李文谦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他抬头看向皇帝,想要解释什么,却被皇帝呵斥:“坐下!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

  李文谦从皇帝的训斥中听出了些许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那不是把李文谦看成一个可有可无的孙子会有的态度,更像是给李文谦定下了更高的要求,寄予了更高的期望,所以才会这般训导。

  李文谦的心瞬间放下了大半:皇爷爷没有怀疑他。

  于是他慢慢地坐了回去。

  皇帝接着说道:“你几次遇险,都是闻鹫救了你,若你因此被朕重视,他既得了功劳,又得了你的信任,你说,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李文谦小心翼翼道:“皇爷爷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闻帅安排的?”

  皇帝:“朕想听听你的看法。”

  一个皇帝怎么会跟一个八岁小孩要看法,更况且李文谦没有忘记,姑姑身边的桂兰嬷嬷是皇爷爷的人,姑姑方才对自己说的话,多半也已经传达到了皇爷爷的耳朵里,所以李文谦猜,皇爷爷可能是在考较自己。

  李文谦知道,自己不能回答得太好,会让皇帝觉得他城府太深,也不能回答得太差,会让皇帝觉得他资质愚钝,更不能全照着姑姑的想法去说,那是最糟糕的,皇帝会觉得他过于听信姑姑的话,没有自己的主见。

  他得有属于他的,能让皇帝满意的答案。

  李文谦想了想,开口道:“姑姑也觉得太巧了,但她和我说,闻帅不是那样的人。”

  皇帝声音微沉:“你听她的?”

  李文谦抿了抿唇,又继续说道:“闻帅虽然救过孙儿多次,但其实,孙儿并不喜欢他。”

  皇帝有些意外。

  李文谦:“孙儿曾被一个太监骗上屋顶,闻帅将孙儿带下来后,孙儿因为害怕抓住了他的衣袖,可他头也不回,问都不问一句就走了,所以、所以我不喜欢他,也觉得姑姑说的没错,他不是那种会算计的人,不然也不会这么讨人厌。”

  李文谦的回答中,没有过分理智清晰的剖析,也没有只能看见表象的盲目,更没有一味听信自己依赖的长辈,他甚至没有因为自己对闻鹫的讨厌,就觉得闻鹫一定是个坏人,而是根据自己的遭遇和想法,结合两位长辈各自的说法,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纯稚,明理,兼听,虽然还有些天真,但是个好苗子。

  皇帝很满意,无论是对李文谦的答案,还是对李文谦本身。

  李文谦走出楠木殿时,正好有夏风吹过,李文谦感觉背后有些发凉,便反手往后衣领里摸了摸,才发现自己背后早已出了一层薄汗。

  真吓人,他收回手,把手上沾的汗往衣服上擦了擦。

  但他不讨厌这种感觉,非但不讨厌,甚至会因此感到兴奋雀跃。

  李文谦回头望了眼楠木殿——

  姑姑说闻帅不是心思深沉,善于算计人心的阴诡之人。

  闻帅或许不是,但他好像是。

  李文谦离开后,皇帝对海公公下了道口谕:“传令回京,将文谦的住所从西山阁,换到延英殿。”

  ……

  李余伤在后脑勺和腰侧,估计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醒来后吐了几次,在床上躺了许多天才终于能下床。

  皇帝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一听说李余能下床走动,立刻就叫人把她召去了楠木殿,等着欣赏李余发现自己就是她父皇时的惊讶表情。

  李余不知道皇帝打的什么算盘,去的路上还在琢磨:她是装出惊讶的模样,还是反应平平,骗皇帝说李文谦早就把他的真实身份同自己说了呢。

  现代人李余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在皇帝的监视中,更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一旦做错,后面会引来多大的麻烦。

  进楠木殿之前,李余终于做出决定——装来装去太麻烦,还是直接撒谎吧。

  于是她就这么走进了楠木殿。

  巧的是,在李余来之前,还有一个人也来了楠木殿,那就是因皇后被禁足,暂时执掌了凤印的皇贵妃。

  皇贵妃的儿子排行老七,早些日子就已经出宫建府,还有了一个侧妃,之所以没有娶正妃,是因为皇贵妃眼界高,想要给自己儿子挑个样样都好的女子执掌后院。

  她原先还是慢慢地挑,因为皇后在放不开手脚,如今拿了凤印,她给儿子挑媳妇的操作多了,生怕皇后什么时候出来将凤印拿回去,就很着急,想在那之前把儿子府里正妃的位置给敲定。

  闻素第一天入宫伴读遇到的那几个小姑娘,说是进宫陪皇贵妃赏花,其实就是给皇贵妃过眼的,但因为她们讥讽闻素,直接被皇贵妃给否了,她们到了皇贵妃那,甚至都没见到皇贵妃本人,就被转手送出了宫。

  皇贵妃这次来找皇帝,其实是打着送甜汤的幌子给自己儿子求情,好让前几日跟兄弟们动手打架的老七能参加她办的赏荷宴,跟她相中的几个姑娘见一见。

  这时李余进了殿,看到一个陌生的美丽女人站在和自己老爸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身边,猛地刹住了脚步。

  眼前这过于酸爽的画面让李余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个男人是皇帝,坐拥后宫佳!丽!三!千!的皇帝!

  也就是说,不止现在站在殿里的这个女人,还有她之前见过一次的皇后,以及小十一和老九的生母,都是这个男人的大小老婆。

  即便知道皇帝只是长得和她爸一模一样,跟她爸完全不是一个人,李余还是跟亲眼看到她爸背着她妈出轨一样,如遭雷劈,整个人都裂开了。

  李余反应太大,落在皇帝眼里,就成了“安庆惊觉那晚误以为认错的‘木老爷’,其实就是自己的父皇”,受刺激太大,傻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