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李余三篇策论写了一天都没写完,本以为过个夜就能翻篇,谁知皇帝和她杠上了,第二天又叫海公公去堵她,把她押到了楠木殿。

  李余无奈,只能拿起笔杆硬写,写了足足三天才把三篇策论给磨出来。

  李余计划交了作业就跑,此后再也不踏入这个鬼地方半步,结果皇帝收了作业不放人,还随手点了个来禀事的大臣,让那大臣当面评价李余的小作文。

  李余被彻底整蒙圈了:“什么仇什么怨这是?”

  让专业人士改作业就算了,还当面?!

  这一刻,李余仿佛回到了大一,大一那年她因为放纵太过,直到交期末大作业的前一天她才连夜糊了一份出来,并在最后硬着头皮上台答辩。

  虽然大臣顾忌皇帝的颜面没敢说什么令李余难堪的话,但李余清楚自己那三篇东西有多狗屁不通,因此还是感到了无比的丢脸,并被激发起莫名的斗志——

  不就是四书五经诗词歌赋吗,学他丫的!

  因李文谦这条路走不通,一度想要退学,不去书斋上课的李余又重拾起了课本。

  李余捂着千疮百孔的小心脏离开楠木殿,回到宿云阁,得知轩王妃来找她道谢,已经在里头等她有一会了。

  李余有点紧张。

  轩王妃和闻素不同,书中有关她的戏份非常多,她跟萧若雪的关系也特别好,轩王死后,悲痛欲绝的轩王妃从林之宴那得知轩王府的大火和秋水营有关,便把仇恨的矛头指向了秋水营的主人李文谦。

  后来萧若雪有难,她还曾率旧日的轩王府兵去救人。

  虽说对方现在是带着礼物来道谢的,可毕竟有原主试图坑害萧若雪的过往在,她对李余的态度究竟如何,李余还真拿不准。

  李余来到待客的小茶室,就见茶室里坐着一位身穿蓝裙的女子,那女子面容成熟艳丽,站起身后,个头比李余高出不少。

  李余仰着头目测了一下,这得……一米七八了吧?

  上回在小峭壁下面离得远,这回离近了,李余才发现轩王妃这个身高好有压迫感。

  不愧是书中能骑马扛枪,替女主千里奔袭的牛人。

  李余默默拉开距离,走到轩王妃对面的位置坐下。

  “轩王妃。”李余干巴巴地打了声招呼。

  轩王妃重新坐下,对着李余道:“叫我五嫂或喊我闺名就行,不用这么见外。”

  李余没忍住:“好的轩王妃,知道了轩王妃。”

  轩王妃:“……你其实是闻帅的妹妹吧。”

  俩人说话都这么欠,难怪她会下意识问闻鹫安庆喜欢什么。

  轩王妃自以为找到了答案,也不再拘束,干脆把李余当成闻鹫来看待。

  轩王妃与轩王自幼相识,和作为轩王伴读的闻鹫自然也是熟悉的,没几句话下来,李余就放松了精神。

  看气氛还行,李余捧着茶盏,开始委婉试探:“我曾听闻嫂嫂爱穿男装,为何两次见面,嫂嫂穿的都是裙装?”

  李余问得突然,轩王妃没来得及反应,险些就在李余面前提起了萧若雪。

  轩王妃确实不爱裙装,觉得拘束,不方便,可萧若雪提议她多穿裙装,少往外跑,别让待在家的轩王产生不安和焦虑,那之后她便很少再穿男装和武袍。

  轩王妃不愿李余记起萧若雪,便只说了一半的真话:“你五哥不爱出门,我若再穿着男装往外跑,他恐怕会不高兴。”

  李余喝了口茶:“我反倒觉得,嫂嫂你为五哥改变这么多,他会觉得是自己拖累了你,害得你没法像原来那样,去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

  轩王妃蹙起双眉:“他从来没有拖累过我,是我自己愿意这么做的。”

  李余:“可无论你有多心甘情愿,在他眼里,那都是他的错。”

  自轩王废了双腿以后,轩王妃一遇上和轩王有关的事情就容易自乱阵脚,不然也不会这么听萧若雪的话。因此她无法分辨,究竟该按萧若雪说的,改变自己,还是按李余说的,保持原样。

  李余想了想,光说没用,还是得实践:“不然这样,东边的草场和林子都开了,明天你陪我去打猎,带上我五哥,你就按照你原先的习惯来,看看我五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这不就结了吗。”

  轩王妃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结果如何一目了然,于是当天回去后,她对轩王说了明天要陪李余去打猎的事情。

  说时她还习惯性地用了征求意见的口吻,问可不可以。

  正在窗边看信的轩王头也没抬,反应平淡:“知道了。”

  轩王妃又添了句:“我想你也一块去。”

  轩王微愣,过了会才收起手中的信件,说:“好。”

  第二天天气不错,李余带上李文谦送她的那把红漆小弓,来到了山庄东边的草场。

  和李余这种才刚学会骑马的菜鸡不同,轩王妃骑马就跟玩似的,不一会儿就跑了个来回,还从天上射了只雁下来。

  轩王妃喜欢这样的恣意,整个人都舒坦得不行,气势仿若草原上的王者,潇洒霸气,直到回来望见轩王正痴痴地看着自己,才不自觉地红了脸,流露出几分难得的羞怯。

  李余菜到连溜达都控制不好自己的马,直直从两人中间走过。

  视线被阻断,轩王妃回过神,想起李余说过的话,心中泛起欣喜,对李余道:“安庆过来,我教你射大雁。”

  李余一边和缰绳作斗争,一边拒绝:“不了不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呢,我可不敢。”

  轩王妃没听懂,忆起曾有人告诉过她,安庆公主动不动就会说些旁人听不懂的疯话,便没放在心上,还拉过李余手中的缰绳,带着李余入了草场边的林子里。

  为了让来打猎的贵人过瘾,林子里会放些专门饲养的肉兔,没什么警惕性还跑不快,很容易就能射中,非常适合用来练手。

  李余听说那些兔子是专门饲养的,便兴致勃勃地拿起了自己背来的红漆小弓:“兔兔这么可爱,烤起来一定很好吃。”

  轩王妃看见那把孩子用的弓,表情非常一言难尽,可见李余小胳膊小腿的,换上常弓估计也拉不开,便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孩子高兴就好。

  “你怎么在这?!”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李余扭头,视线里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让她忍不住发出同样的疑问:“你怎么在这?”

  十公主轻哼一声,一副生怕脏了眼的样子,调转马头带着随行的侍从从另一边走了。

  李余见状还有些不太习惯,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李余也就没在意。

  殊不知十公主表面云淡风轻,实际心里要多膈应有多膈应。

  不仅是因为看到了讨厌的人,也因为自己居然下意识不敢回嘴,就这么躲开了李余。

  凭什么!

  十公主心里有火,憋得她再没心思打猎,甚至去而复返,悄悄地跟在了李余身后。

  今日来打猎的人不少,凑巧李余遇到了小十一,这俩人十公主都讨厌,偏偏他们还聊起了自己——

  小十一:“你看到老十了吗?我要知道她也在,我肯定不来。”

  李余:“至于吗,我刚遇到她了,也没听她说什么啊。”

  “她那是怕你,”小十一嗤笑:“你最近总被父皇叫过去,她敢招惹你就怪了,欺善怕恶,胆小鬼。”

  李余无语:“……我成‘恶’了可还行。”

  小十一乱用成语露了怯,忙道:“那就欺软怕硬,怯大压小,反正她就那样。”

  小十一和十公主有旧怨,因此说起话来格外不客气,十公主听见自己的心思被人这般戳破,气得牙都颤了。

  怕?

  谁怕她?!!

  十公主被羞耻感与怒火冲昏头脑,想要证明自己根本不怕李余的她横过弓,往弦上搭了两支箭,将锐利的箭簇分别对准了李余和小十一,并在身边侍从阻拦之前,松手把箭射出……

  ……

  夕阳西下,回到山庄的闻鹫听说李余今日约了轩王妃去林场,却不慎在林场受了伤,便立马赶去永恬居找轩王。

  他在书房等轩王等了许久,一听见书房外传来轮椅碾过地面的声响,马上就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轩王抬了抬手,等身后推轮椅的管事退下,他揣起袖子,好整以暇地看着闻鹫,问他:“你怎么来了”

  闻鹫知道轩王是明知故问,但因着急想要知道李余的情况,他还是如轩王所愿,道明了来意:“安庆公主受伤了?”

  轩王点了点头:“是受伤了。”

  闻鹫明白自己不适合去过问李余现在的情况,因此只能来问轩王:“怎么伤的?伤得重不重?”

  轩王仔仔细细地打量闻鹫,虽看不出闻鹫有多“惊慌失措”,但还是格外满意闻鹫现下的反应,于是他故意拖长了语调,慢悠悠地问他:“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还有,我之前说过少来找我,你忘了?”

  “还是说在你看来,安庆的伤势,比父皇会不会怀疑你参与党争更重要?”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