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4章 第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第四章

  李余醒来,先是遗憾自己没死成,然后才发现琅嬛殿里换了一批人。

  原本琅嬛殿内除了给她送饭的宫女,就只有她自己,现在琅嬛殿里哪哪都是人,她身边还跟了个属牛皮糖的嬷嬷,名叫桂兰。

  李余不知道桂兰是皇帝特地安排来照顾她的人,只觉得有桂兰在,自己每天都要梳头化妆,顶一脑袋钗环配饰,没原来那么自在不说,还得喝大碗大碗的汤药,苦得她头昏脑涨。

  桂兰的身材略微发福,样貌看着十分和善,她见李余不哭不闹,说话也条理清晰,虽疑心李余是装疯,却并未表露分毫。

  直到这天,李余将药碗推开,说什么都不肯再喝。

  桂兰哄道:“殿下听话,乖乖把汤药喝了,身子才能快些好起来。”

  能跑能跳不会再咳嗽的李余:“我已经好了。”

  桂兰心念微转,想试探李余,便告诉她:“殿下不知,您早些日子被歹人下药,伤了根基,若不好好调养,日后怕是再也无法生育了。”

  李余愣住:“还有这种好事?”

  桂兰被李余的回答打了个措手不及。

  她停顿片刻,接着问道:“殿下可是不愿去和亲?”

  李余:“那当然。”

  桂兰微笑着:“殿下不用怕,皇上已经下旨取消了您的婚约,所以您乖乖听话把药喝了,若能将身子调养好,日后未必不能受孕。”

  李余把头摇成拨浪鼓:“你误会了,我不喝药不是为了不被送去和亲,而是我真心觉得不能生好点。”李余的声音渐渐变小,到最后近乎自言自语,“就这边的医疗技术,生孩子就是个死,虽然说这也是个寻死的法子,但未免太不负责任了。”

  李余说完就跑,徒留桂兰原地捧着药碗,怀疑李余没疯的心开始产生动摇。

  至于李余,她原本也想把自己伪装得像个古人,说话尽量避开现代词汇,可后来想想又觉得没有必要,她一心求死,要做的就是肆意妄为,最好可以冒犯到位高权重能把她弄死的人——比如皇帝。

  所以她完全没必要费劲吧啦地伪装古人,古偶剧里女主是怎么犯蠢的,她就怎么犯蠢,没有女主光环在,她不信自己死不了。

  李余甩掉桂兰,快步朝门口走去——墙是不能翻了,琅嬛殿外的每一堵墙下头都站着侍卫,她只能试试从门口突破。

  门口的侍卫全是生面孔,衣服也和原来的不同。

  原来的侍卫穿红色衣服,看着虽然有模有样,但和这些穿黑色衣服的侍卫一对比就能看出差距。

  这些黑衣侍卫更加高大沉默,光站着就身姿挺拔,气势凌然。

  李余推开门,探出头左右看了看,眼巴巴地问他们:“我能出去吗?”

  没人回答李余。

  李余试探性地伸出一只jio,结果绣花鞋才落地,那俩侍卫就蹭地一下拔出佩刀,吓得李余也蹭地一下缩回自己的脚。

  “殿下。”身后,牛皮糖嬷嬷桂兰再度出现,对李余道:“皇上只收回了派您和亲的旨意,并未解除您的禁足令。”

  李余仰天长叹:“我想也是。”

  李余原地蹲下,透过微敞的门缝往外看,外头的风景也挺枯燥的,就是一条道,道路对面有一堵墙,也就墙上面有些看头,是一片明媚秀丽的湛蓝天空。

  “今天天气不错。”李余突然道。

  她说这话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无聊瞎感慨一下,因此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她问身后的桂兰:“有书不?我想看书。”

  李余穿越前不仅爱看小说,任何带文字的东西,哪怕是洗发水包装瓶上的说明书她都喜欢在上厕所的时候拿来看一看。

  才来半个月,就对琅嬛殿了如指掌的桂兰:“偏殿放了几册经书与乐谱,殿下若是想看,奴婢这就叫人替您去拿。”

  李余:“乐谱就算了,经书拿来看看吧。”

  说完,李余也不打算挪步,就这么原地蹲着。

  桂兰吩咐人去拿书,还叫人搬了把中间雕刻莲花卉纹的绣墩来给李余坐。

  李余起身接过书册,自然而然地向帮她拿书搬椅子的宫女道了声谢,态度和奶茶店里接过奶茶后向店员随口说“谢谢”的顾客没什么两样。

  俩宫女膝盖一软,险些没当场跪下,幸好她们想起这位公主得了疯病,又想起桂兰嬷嬷的教诲,这才忍住没做出什么大惊小怪的反应,低着头安静退下。

  李余到手的经书分别是《论语》和《孝经》。

  李余翻开论语,入目是熟悉的字句,便知《母仪天下》的朝代背景虽然是不存在的架空历史,但基础应该是建立在作者的认知之上,即便作者没有特意在书中提及,但因为作者是个知道古代有四书五经的现代人,所以这个世界也有四书五经,甚至连文字和语言,也都是大部分现代人能看懂听懂的繁体以及普通话。

  可以,这很小说。

  李余坐在绣墩上看书,但因这书没标点符号,除了换行一个停顿都没有,许多字挤一块,看得李余两眼发直。

  显然这本书的作者有好好上课,学过《师说》这篇文言文,知道古代最初没有标点符号,只有“句读”。

  “句读”俗称“断句”,因为古代没有系统的书面符号,所以需要老师口述教学生断句,这样学生才不会因为弄错断句,误解书中的意思。

  李余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她上学那会儿有点中二还有点叛逆,总想和老师作对,学完《师说》后从网上看到一张古籍的照片,发现在古籍断句的地方会有一个特别大的像是句号一样的红色圆圈,就拿那张照片去反驳老师,说古代有标点符号。

  老师她……反手一个百度,告诉李余在北宋出现活字印刷术后,断句才从口述走向书面,以画圈作为断句,以画点作为句内停顿……等等,这个朝代没有活字印刷术?

  李余有点好奇,又不敢问桂兰,生怕这个世界没有活字印刷,被她这么一问活字印刷就成了她发明的东西,到时候皇帝误以为她有价值,不让她死怎么办。

  可李余又实在好奇得很,遂叫桂兰多给她弄几本书来,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

  书册到手后翻开一看,得,全是手写字,没半点参考价值。

  李余郁闷地用书本扇风,扇着扇着,她发现门外有个小少年,不远不近地站着,一副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无聊的李余立刻就来了精神,她朝那小少年招手,说:“过来过来。”

  小少年听话地走了过去,在门外站定,朝李余拱手行礼:“姑姑。”

  小少年就是被李余救出火场的皇长孙——李文谦。

  李余对这个角色印象深刻,因为这个孩子真的太倒霉了,五岁那年死了爹,因为和爹长得太像,被不愿再触及伤心事的爷爷无视,好不容易长到八岁,又被狼子野心的男主林之宴盯上。

  林之宴为了让这孩子重新获得皇帝的注意,没少折腾。

  又是让太监把他骗到屋顶上差点摔下来,又是放火烧东宫,完了还把帽子往其他皇子头上扣,让皇帝以为那些皇子连个八岁小孩都容不下。

  李余还记得,林之宴设计火烧东宫的时候,特地把皇后的儿子小十三也给引到了东宫。

  小十三和李文谦关系其实并不好,小十三说是去东宫找年纪差不多大的侄子玩,其实就是去欺负李文谦的,因为在皇后给小十三灌输的观念里,他是现存唯一的嫡皇子,是最该当太子,入主东宫的人,偏偏东宫被李文谦这个皇长孙占据,他不欺负李文谦欺负谁。

  书中李文谦逃出东宫,小十三葬身火海,也是因为小十三藏柜子里不敢出来,逼着李文谦出去喊人进来救他,结果李文谦一逃出去就晕了,没来得及告诉外头的人小十三藏在某个柜子里,还等着他们去救。

  小十三死后,皇后恨毒了幸存的李文谦,即便皇帝把李文谦放在身边带,皇后也没少找李文谦的麻烦。

  至于罪魁祸首林之宴,这丫心比系统还脏,他害死小十三,除掉了皇帝唯一的嫡子,同时又屡次出手,帮李文谦躲过皇后的刁难,逐渐取得了李文谦的信任和依赖。

  再后来,皇帝驾崩,传位李文谦。

  幼主登基,林之宴没费什么功夫就把持了朝政。

  至于李文谦最后的结局……看书名就知道了,《重生之母仪天下》,女主想要母仪天下,男主可不就得当上皇帝。

  男主当了皇帝,原本是皇帝的李文谦焉能有活路。

  这孩子叫什么李文谦,改叫李惨惨吧,真是从小惨到大。

  因这片面的怜悯,李余对李文谦的态度十分和蔼:“是来找姑姑玩的吗?”

  李文谦道:“我是来向姑姑道谢的,多谢姑姑把我从火场里救出来。”

  李余看小孩一板一眼呆呆木木的,忍不住逗他:“空手道谢?”

  李文谦小脸涨得通红,可他实在拿不出谢礼,本来他日子过得就一般,东宫被烧,他那点东西自然也被大火付之一炬。

  李余看够了小少年手足无措的样子,恶趣味得到满足,就捏捏小少年的脸,给了小少年一个台阶下:“那就用你的脸来做谢礼吧,手感不错,没事给我捏一捏,这事儿就算一笔勾销。”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