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五十一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一大清早,李余站在窗外那棵大树下,仰头盯着被折断后连着树皮挂在树上的树枝,眼底满满都是困惑——

  这么粗的枝丫都能被压断,这猫该有多重啊?

  难道这个世界有缅因猫?

  李余正琢磨,桂兰来和她说:“殿下,闻家姑娘来了。”

  李余收回视线:“请她去茶室吧,那里清静。”

  皇帝让李余过生日之前搬出宫,所以她硬生生拖到了生日前一天,搬进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是她的生日。

  说来奇怪,原主安庆公主的生日居然和她是同一天,她好奇去问系统,这是不是跟她穿越有关,系统的回答是:【主线任务已彻底偏离,任务复原可能性为百分之五,低于标准线,系统自动进入休眠模式。】

  果然指望不上它。

  李余生日,自然有人来给她送礼物,皇帝就不用说了,她因为生理钟还没调回来,天刚亮就睁开了眼,正好撞上皇帝派人来,给她赐了一大堆东西。

  据说从公主府选定后,门房那就没歇过,礼物拜帖多得都能把人给淹了。

  李余一度意外:“我人缘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我怎么不知道。”

  桂兰不得不提醒李余,她可是唯一被皇帝带上过百官宴的公主,自然今非昔比。

  李余厌烦应酬,也不打算经营人脉,弄得像是要在这里扎根一样,就把邀约都给推了。只留下闻素昨日送来的拜帖,约了人今日来府上一聚,连着昨日的宴席,就当是好好庆祝过了。

  李余迈步前往茶室,眼角余光掠过一抹不是很明显的暗红色,她停下脚步回过头,眯起眼盯着树根处那一块无限接近于黑色的暗红看了一会儿——

  这玩意儿,不会是血吧?

  ……

  “这是我给殿下准备的生辰贺礼。”僻静的茶室里,闻素哐哐哐往桌上放了三个盒子。

  李余看着眼前大中小三个盒子,刚想说怎么这么多,随即反应过来,其中两个应该是闻奕和闻鹫的,怕传出去不好听,闻素干脆说三个都是她送的。

  李余却不在意这些,随口道:“替我回句谢谢。”

  说着就开始拆礼物。

  小盒子里装的是一只木头雕刻的小马,样式和她之前送他们的瓷马一模一样,身圆腿短,可可爱爱。不同的是,瓷马身上的铃铛佩饰都是画上去的,这匹小木马身上挂着的铃铛佩饰,是直接用金子和宝石镶嵌上去的。

  朴实无华中透着贵气,可以可以。

  不大不小的那只盒子里装满了书,李余拿起几本,眼前一亮——全是话本子。

  李余顿时认出,这礼物是闻素挑的。从山庄回来后,她无聊也会啃啃话本,话本这东西可不容易弄进宫,李余都是叫闻素给她带,为了防止自己沉迷,李余一个月只看两本,想来闻素是因此知道她喜欢话本,于是准备了这份礼物给她。

  李余又是喜欢又是苦恼,觉得这一盒子话本简直就是她作死路上的一大阻碍。

  没看完就死,她怕自己会舍不得。

  李余盯着这一盒书,内心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选择收下,大不了她快点看完,话本又能有什么错呢。

  最后是最大的那个盒子,说是盒子也不正确,因为那礼物没拿盒子装着,李余之所以用“盒子”形容,是因为这份礼物本身就是一个“盒子”。

  一个四四方方的百宝嵌妆奁盒。

  所谓百宝嵌,就是采用螺钿工艺,在硬木家具上用翠玉、贝壳、宝石等物做镶嵌,拼出一副图案,起点缀美化的效果。

  李余一眼就认出这是闻鹫送的礼物,因为在妆奁盒最顶端的盖子上,用宝石和贝壳拼出了一副李余非常熟悉的画,画上是一女子探出凉亭,伸手去够亭外的花枝。

  女子头上带着荷花簪,伸出去够花枝的手臂上还悬着一条披帛,是用紫色玛瑙拼出来的。

  这分明就是去年夏天,她在观荷亭上故意往闻鹫身上抖花的一幕。

  真行,弄这图案,怕不是存心气她。

  不过这妆奁确实不错,外面看上去是普普通通的妆奁,顶层盖子打开就能支起一面铜镜,正面两扇小门打开,里面是一大一小两个抽屉,但实际上妆奁底部和背面有足足五个暗格,开启的机关特别考脑力,可以拿来藏东西。

  李余没什么想要藏的,就觉得那机关有意思,来来回回玩了许多遍。

  李余一边捣腾妆奁,一边同闻素闲聊,聊着聊着,就聊起了萧若雪。

  萧若雪曾在去年上元节拉住了险些被人挤下桥的闻素,于闻素有恩,之后同闻素也有来往,两个人关系虽然不算特别亲密,但也十分和睦。

  闻素来当李余伴读的时候,萧若雪还特地给闻素传了信,问需不需要自己帮忙想法子,替她推了伴读这差事。

  皇帝亲自下的旨,萧若雪要真能替她推了,那人情太大,闻素还不起,故回信表达了谢意,婉拒了萧若雪的帮助。

  之后萧若雪又给她写信,说李余要是因为她们俩关系好就刻意刁难,自己一定会为她出头。

  闻素回信道谢,不过那会她已经接触到李余,发现李余疯掉后性情大变,不像以前那样刁蛮任性,就没把萧若雪的话放在心上。

  最近这段时间,萧若雪在她曾经如鱼得水的社交场上屡屡碰壁,时不时便会写信向闻素诉苦,闻素自然不会把萧若雪诉苦的内容告诉李余,只是好奇萧若雪到底遇上了什么难事。

  闻素虽掌家,但毕竟还未出阁,很难与手腕更加灵活的夫人圈子接壤,多是在姑娘圈子里混着,那些姑娘看她与萧若雪交好,便不敢在她面前说萧若雪的坏话,导致她现在都不知道萧若雪做了什么。

  李余一五一十告诉她,说到萧若雪曾写信给尚鸣,说可以替尚鸣想法子改换十公主去和亲的时候,闻素回想起萧若雪曾经说要替她推掉陛下钦点的伴读一职,忽然觉得这确实是萧若雪能说出来的话。

  后来李余又说,尚鸣在安王的喜宴上当面戳穿了此事,闻素才明白萧若雪为何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谁人不知衡阳郡主还是十公主的时候,最喜欢粘着萧若雪,如今萧若雪一看衡阳郡主被过继,就想用她讨好尚鸣公主,如此手段,谁人不怕。

  闻素是明白了,李余却有些困惑,因为她也是有黑历史的人,曾经在避暑山庄的时候,那些头铁的姑娘都能因为她是公主而来接近她,怎么轮到萧若雪,她们反而退却了,东平侯不是也很厉害吗,东平侯夫人没可能混得这么惨吧?

  李余问闻素,闻素先是惊讶李余的直白,然后才道:“我也是偶尔听兄长说起,那东平侯虽然好好的,但同他交好的几位大臣却先后出了事。”

  李余一惊:皇帝做这么明显的吗?

  闻素小声道:“许是和轩王有关吧,轩王毕竟是皇子,有陛下偏袒,自然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凑到东平侯身边。”

  哦,是拿了轩王和党派之争做挡箭牌。

  两人正聊着,桂兰敲门进来,说是官府派了人来。

  李余想起昨日惊马之事,问:“怎么说的?”

  桂兰:“昨日骑马的男子姓何,是礼部何侍郎家的公子,他原本还说一切都是巧合,昨天傍晚的时候秋水营去把人接走,今早带回官府便一五一十全招了,说是觊觎公主,这才设计惊马冲撞。”

  被秋水营接走后回来就全招了?

  逛过一次秋水营审讯室的李余怀疑,他们是把那何公子带去参观审讯室了。

  还有,什么叫觊觎公主?她看小说也只看过谁家姑娘为了嫁给皇子故意设计接近,怎么这事还有女版的?

  李余作为现代人少见多怪,桂兰却淡定得很,就连一旁的闻素也劝她:“殿下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原先住在宫中,难以接近,如今离了宫,怕是会有越来越多的男子想方设法接近你,你可一定要小心,切莫让人给骗了。”

  李余傻住,被皇帝带着出席百官宴的威力这么大的吗?

  太魔幻了,她又不是男的……李余猛地刹住,对啊,她不是男的,所以那些男子反而会觉得她特别好骗?

  而且——李余回想古言小说里那些女配为了男人的宠爱,用尽各种手段,甚至下药爬床,难道是女子天生下贱,喜欢用身体去搏男人的喜欢吗?

  不,是因为时代背景的局限,鲜少有古代女子能让男人也做出这样的举动。

  撇开小说不谈,看看历史上那些成婚后养面首的公主就知道了。

  且她还没成婚,勾引到她就能成为驸马,一步登天,岂不比当公主养的面首要风光。

  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波伏娃诚不欺我。

  李余对闻素道:“谢谢,我记住了。”

  闻素微笑着:“殿下不必客气。”

  主要这话也不是她想起来说的,是大哥让她来提醒公主的。

  大哥居然还有脸训她带着弟弟编排他和公主,明明自己都快成妒夫了,装什么装。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