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五十三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李余连出门赴宴的衣服都没换,就乘上马车,带着戚嬷嬷前往齐国公府。

  为了防止戚嬷嬷跑掉,桂兰带着另外两个体格健硕力气又大的婆子,坐在后头的马车上,看着戚嬷嬷。

  李余因此一个人坐在自己的马车里,方才那甜美到令人心里发毛的笑意荡然无存,只剩冷冰冰的寒意。

  李余很生气,却不知道自己是在气谁。

  □□后吗?

  可她明明看过书,知道书中小十三死后,皇后便把幸存的李文谦视作害死她儿子的罪魁祸首,想尽办法机关算尽地要李文谦的性命,哪怕当时李文谦被陛下器重,皇后依旧没有停止她的复仇,也不管自己的娘家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受牵连。

  如今小十三虽然没死,但李文谦成了皇太孙,夺走了小十三作为嫡子继位东宫的可能,按照皇后那为了儿子什么都不管,任性到令人发指的性格,她焉能放过李文谦。

  是李余心存侥幸,觉得小十三没死,皇后的举止一定不会像书中那样鲁莽,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李余太过喜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一信条了。

  她没办法像书中的古人一样,为了自己的目的去算计别人伤害别人,她更习惯等事情发生了再去化解危机,所以她没采取任何措施,害的李文谦被皇后罚跪了整整两个小时。

  刚九岁的小孩,跪两个小时。

  李余闭了闭眼,第一次羡慕林之宴的心狠手辣,若她能有林之宴半分凶残,李文谦就不会有今日这一遭。

  马车在齐国公府停下,此时满月宴早已经开始,齐国公一家听说李余来了,都倍感意外。

  齐国公府的老夫人一大把年纪,无法到门口亲迎,国公夫人分不开身,便让自己的两个儿媳去迎接。

  可等把人迎了进来,齐国公夫人就发现那俩儿媳脸色不对,敏锐的她顿时打起精神,对那衣着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赴宴的李余说道:“殿下光临,怎么不提前派人来说一声。”

  李余看了看四周,随口回道:“提前不了,我原本就不打算来。”

  齐国公家的宴席,来的自然都是世家大族,哪个不是人精,闻言别说离得近的主桌,便是离的稍远些的那几张桌子,也都不免静了一静。

  最热闹的几桌一安静,边上那几张桌子也都跟着安静了下来,她们听不见李余的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觉得这安静来得奇怪,不由得面面相觑,不敢再出声。

  李余身处其中,感觉这一幕特别像高中那会儿,一到课间教室就吵得厉害,但偶尔,教室会突然安静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师来了。

  李余的话太过不给面子,齐国公府和其他人家不同,他们自先帝起就一路走高,后来还站对了边,有从龙之功,家中还出了个皇后,一家上下早就养出了其他勋贵世家所没有的底气,哪怕李余是风头无两的公主,也不妨碍主座上的老夫人心中乏起不喜,杵着拐杖起身问道——

  “恕老身愚钝,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李余提高音量,拿出半路就打好的腹稿:“皇后娘娘拿皇太孙威胁我,那孩子和我关系要好,皇后让他在凤仪宫跪了一个时辰,说我要是敢下你们齐国公府的面子,不来赴宴,她就让皇太孙继续在凤仪宫里跪着,直到我来吃这口满月酒为止,你说我能不来吗?”

  李余这招同归于尽杀伤力巨大,虽然把皇室秘辛给翻到了台面上,传出去多多少少有损皇室颜面,但也把齐国公府架到了猛火上,若是处理不当,一家老小吃挂落那都是轻的,就怕连家中基业都无法可保。

  那老夫人毕竟不是吃素的,闻言立刻就反应过来是自己女儿干蠢事了,马上便想出应对的法子,在微微沉默后叹着气道:“早就听闻殿下得了疯病,本还不信,如今看来竟是真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便把李余的话归成了疯话,暗指李余所言皆为子虚乌有,只是一个疯子的呓语罢了。

  老夫人还对李余身后的桂兰嬷嬷语重心长道:“殿下犯病,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还不快些进宫叫太医来。”

  那责备下人的作态情真意切极了,仿佛李余真是犯了病,急需太医看诊一般。

  李余对待老幼向来没辙,方才看到那老夫人起得颤颤巍巍,还心软了几分,现在发现人根本就不需要同情,战斗力还极强,李余顿时就放心了,她甚至没和老夫人打自己不擅长的嘴仗,直接对桂兰道:“把人带上来。”

  人,什么人?

  不少宾客都伸长了脖子看,就见一位十分面善的嬷嬷,被俩婆子左右挟持着带了进来。

  在场不少都是诰命夫人,过年那会儿刚进宫里拜见过皇后,如何认不出这是皇后身边最得用的戚嬷嬷。

  戚嬷嬷方才被拘在宴厅外,听不见李余都说了什么,只觉得李余在公主府的模样吓人,直到看见老夫人才吃下定心丸,正想开口请安,就听见李余对她道:“我已经来赴宴了,还不赶紧回宫复命去?”

  戚嬷嬷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就听老夫人拿拐杖往地上蹬:“娘娘让你出宫是做什么的,把话说清楚,莫要平白污了娘娘的名声。”

  戚嬷嬷又不是傻的,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皇后拿李文谦威胁李余的事,但她也没想到李余能这么虎,当众就把皇后的所作所为给说了,只想着李余方才叫她回去复命那句话无遮无拦,定是故意为之,好显得皇后对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刻薄,老夫人还特意提点她,应该是要她解释李余让她“复命”的意思,给皇后开脱,于是她说:“皇后娘娘知道老夫人总念叨安庆公主,特命奴婢去请公主殿下来赴宴,这也是皇后娘娘的一番孝心。”

  如果李余没说前面的话,戚嬷嬷这番开脱说出口,谁不夸皇后娘娘纯孝,偏偏李余前面说了一大串实话,再听戚嬷嬷的解释,就很耐人寻味了。

  李余来闹本就不是为了结果,她只想让皇后的行为传出去,所以她也不管这事是否已经有了定论,对戚嬷嬷催道:“知道了知道了,赶紧回去复命,若叫文谦跪出什么……”毛病,我定不会放过你们。

  李余话没说完,戚嬷嬷突然大喊一声,打断了李余的话:“殿下!”

  戚嬷嬷被吓出一身冷汗,她怕李余冲动之下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立马便向李余和老夫人告辞,丝毫不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李余早就已经说完了,更不知道她故意打断李余说话的行为,恰恰好印证了李余所言非虚。

  文谦,那不就是皇太孙的名讳吗。

  戚嬷嬷匆匆忙告辞离开,李余开口对桂兰道:“我怕她走得慢,派人送她回宫。”

  桂兰应下,让那俩身强体壮的婆子追上去,护送戚嬷嬷回宫。

  有李余的人在,齐国公府的人不敢半路去截戚嬷嬷,只好暗中吩咐人入宫,去给皇后娘娘传信,并派人去男席传话。

  李余:“既然事情了了,那我就走了,告辞。”

  李余转身就走,齐国公府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硬拦,老夫人面色铁青,齐国公夫人与那俩年纪轻的少夫人更是摇摇欲坠,连站都险些站不稳。

  因为她们知道,在场人太多了,这事封不住,定会传出去。

  后宫本就不得干政,皇后还敢用一国储君来拿捏公主,要知道皇太孙可是先懿仁皇后的亲孙子,先懿仁皇后的娘家多是教书的,堪称桃李满天下,光是这读书人一人一口唾沫星子,就能淹了他们齐国公府。

  李余出了齐国公府,跟在戚嬷嬷后头入了宫。

  宫门口,海公公早就在那候着了。

  戚嬷嬷一到公主府,向李余说明来意,李余身边的秋水营暗卫就飞快赶回宫里,将皇后所为禀报给了皇帝。

  “文谦现在在哪?”李余问海公公。

  海公公还不知道李余炸了齐国公府的场子,他告诉李余:“殿下已经回延英殿了,陛下也在,只是……”

  只是李文谦跪得太久,膝盖已经失去知觉,太医诊断后说能医好,就是日后一到冬天,必然会疼。

  皇后许是罚惯了后宫妃嫔,忘了李文谦年纪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根本经不起这么磨蹉,又或者皇后就是故意的,毕竟轩王就是被废了双腿,才无缘大位。

  李余险些气炸的同时,皇帝已经听暗卫说完了李余在齐国公府干下的事。

  暗卫禀报时,皇帝就坐在床边,所以坐在床上的李文谦也听到了。

  李文谦连忙拉住皇帝的衣袖,说道:“皇爷爷,姑姑是为了我才……”

  “好了!”皇帝打断李文谦:“此事与你无关,朕自会决断,你只需要好好休养,听见了吗?”

  李文谦双手抓紧被子,嘴唇紧抿着不愿应“是”,显然是不希望看到李余因此受罚。

  皇帝现在正满肚子的火气,知道李余来了自己一定会骂她,也知道自己一旦开骂,李文谦一定会求饶。

  他可不想就这么放过李余,索性起身离开,让李余见过李文谦,之后再去紫宸殿单独见他。

  所以李余到延英殿的时候,皇帝已经不在了。

  李余快步走到李文谦的床边坐下,仔细询问一旁的海溪,问他太医是怎么说的。

  李文谦见李余和皇帝一样压着怒火,怯怯道:“姑姑。”

  李余没看李文谦,她低头看着李文谦的膝盖,问:“皇后让你跪,你就跪?”

  李文谦垂下了眼帘。

  古代人注重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李文谦虽为储君,可皇后毕竟是长辈,是一国之后,她要罚李文谦,李文谦无法反抗在古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

  可李余却不这么想,李文谦气场全开的样子她又不是没看过,连三皇子都不放在眼里的他,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只能乖乖被皇后罚跪吗?

  不确定延英殿内有没有秋水营的暗卫,李余面无表情地拉过李文谦的一只手,在他手心里写到——

  “你是故意的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