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七十二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李余这些天被萧若雪夫妻俩折磨,心里攒了太多的怨气,无处排解。

  原先她为了逃出去,不得不强忍,如今发现闻鹫来了,她便像是找到了依仗,开始压不住自己的脾气。

  再回想林之宴过往做过的那些事,李余觉得,仅仅让原本该成为摄政王的林之宴变成通缉犯哪里够呢,他为一己私利害死这么多无辜人,他应该在偿命之前,失去更多才对。

  李余看向萧若雪,她没发现,此刻她看萧若雪的眼神,一点都不像个普通寻常的现代社畜。

  恨不得把她杀之后快的萧若雪被她这么看着,心头竟起了瑟缩之意,越发笃定自己同林之宴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皆是李余的错,李余必须死。

  她正想着该如何在林之宴的眼皮子底下杀了李余,李余又开口,对萧若雪说了句:“你之前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要是还想知道答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问题?

  萧若雪回忆了一下,意识到李余说的是她被绑来后,自己问的那句——“你是不是也有上辈子的记忆?”

  萧若雪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连忙呵道:“住口!!”

  萧若雪这一声呵止太过激动,她反应过来,忙对林之宴说:“之宴,我……我有些话想同她私下里说,我保证不杀她,好不好?”

  林之宴对爱妻有求必应,自然不会拒绝,且林之宴也好奇,萧若雪到底问了李余什么,李余又要回答什么,能让萧若雪如此慌张。

  ——那个答案,会和萧若雪非要杀了李余有关吗?

  林之宴垂下眼,安抚地拍了拍自己妻子的手,温柔道:“好。”

  大约是怕李余伤害萧若雪,林之宴只是带着那两个会武功的丫鬟退到远处,并未彻底离开。

  萧若雪不会武功,养在深闺也不曾接触过武夫,不知道习武之人耳力逆天,看林之宴站得远,立马便转向李余。

  春风拂面,李余倚着柱子一脸悠哉,萧若雪看得牙痒,踩着重重的步子走到了李余面前。

  萧若雪:“你想告诉我什么?”

  李余:“我想告诉你,我和你想的不一样。”

  萧若雪冷笑:“不一样?你若没有上辈子的记忆,早该被送去和亲了才对,焉能有命留在京城!”

  在萧若雪上辈子的记忆里,安庆公主也曾被林之宴当成引发战争的棋子,送去境外和亲。

  李余没打算说出自己是穿越者的事情,只说:“真的不一样,但我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不然你想啊,上辈子出现过水泥和火.药吗?若真出现过,怎么你不知道,我却知道呢?”

  萧若雪愣住,李余接着道:“说起来,你这么想杀我,当真是怨恨我害你们沦落至此,还是你怕林之宴从我口中得知你上辈子曾嫁给三皇子,重生一遭,知道林之宴会在日后成为摄政王把持朝政,这才转而嫁给了他?”

  萧若雪被李余问得胆战心惊,顿时忘了追究李余的来历,只想要一刀了结了她,让她成为一具不能开口的死尸。

  可惜萧若雪手上没刀,所以给了李余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你放心,”李余笑着说道:“我不会把你上辈子的事情说出去的。”

  萧若雪咬着牙,话语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一般:“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李余叹气:“你不信我我也没办法,要不这样,我告诉你一件事,你放过我一条命,如何?”

  萧若雪拔下自己头上的金钗,握在手中:“不如何。”

  李余才不管她想不想听,飞快道:“上辈子害死你的人就是林之宴。”

  萧若雪愣住,脸上满是诧异。

  很快她反应过来,摇头道:“不可能,上辈子我死的时候,你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你怎么可能知道我是被谁害死的,你别想骗我!”

  李余拍了拍大腿:“都说了我和你不一样,你是重生我是穿……算了不说这个,你要还不信,那我问你,你上辈子是被三皇子的侧妃,那个和你长得十分相似的尤姑娘逼死的,对吧?”

  萧若雪一阵恍惚。

  李余拿出反派该有的气场,佐上这些天跟个耗子似的被人撵着跑的怨气,对萧若雪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那姓尤的出身小门小户,又是侧妃,哪来的胆子逼死相府千金,三皇子的正妃?你又知不知道,你死之后,三皇子悲痛欲绝,为你殉情?”

  萧若雪傻愣愣地:“你说什么?”

  李余编给她听:“林之宴想要皇位,所有皇子都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十三皇子被他设计烧死在东宫,十一皇子带着母妃离京时,也是被他着人从山上往下推巨石砸死的。他知三皇子对你用情至深,便利用尤姑娘逼死你,让三皇子为你殉情——萧若雪,上辈子害死你的不是别人,就是你如今的夫君林之宴。”

  萧若雪手中的金钗掉落在地,发出叮当声响,十分悦耳好听。

  李余说得嗓子有点干,可惜附近没茶水,只能先忍着。

  她方才的话是胡诌的,因为书里根本就没说过萧若雪的死和林之宴有关,只说了三皇子为萧若雪殉情这段,李余利用这段剧情,在两段真话里面加了一段假话,试图让萧若雪相信林之宴是上辈子害死她的真凶。

  反正真相无从查证,还能让林之宴失去他的女主角,多好。

  萧若雪像是受了很重的打击,愣在原地久久不曾回神。

  李余转头看了眼远处的林之宴,因为她对习武之人的耳力也不是那么了解,所以她不知道,林之宴通过那俩会武功的丫鬟转述,知道了她们对话的全部内容。

  察觉到李余的视线,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林之宴看向李余,唇角勾起一抹僵硬的弧度,让李余瘆得慌。

  李余连忙收回视线,听见萧若雪说:“上辈子是上辈子,这辈子是这辈子。这辈子、这辈子我已经嫁给他,是他的妻子,他爱重我珍惜我,绝不会再害我。”

  这都挑拨不了?

  李余摇头惊叹:“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爱情吗,瑞思拜好吧,我果然就不是开嘴炮那块料,真的,服了服了。”

  说话间,林之宴迈步朝她们走来,模样看着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还问萧若雪:“你脸色不大好,可是被她气着了?”

  萧若雪快步走向林之宴,不顾李余在场,扑进了林之宴怀里。

  林之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轻声安抚萧若雪,还带着萧若雪离开了此处。

  李余看着两人离开,遗憾自己没能得逞。

  不管了,先去找杯水喝,说那么一大堆没用的,都快把她渴死了。

  李余杵着拐杖准备起身,结果那俩会武功的丫鬟将她摁了回去:“主人有令,不许你离开此处。”

  李余眨了眨眼,说:“我渴了,我要去喝水。”

  俩丫鬟中的一个去给李余拿了壶冷茶来,连茶杯都没有。

  这般敷衍的对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李余也知道自己身为阶下囚,没办法要求太多,索性捧着茶壶,对着壶嘴喝了起来。

  李余没法离开,实在无聊,就断断续续喝完了一整壶。

  没过一会儿她又开始嚎:“我要如厕。”

  那俩丫鬟得了命令,根本不让李余离开此处。

  就在这时,林之宴回来了。

  林之宴捡起萧若雪落下的金钗,开口第一句就是:“我后悔没有早点杀了你。”

  林之宴不喜欢被欺骗,唯独这次,他宁可自己什么都没听到,继续被骗下去。

  李余:“啊?”

  林之宴自顾自说道:“不过没关系,这笔账我会讨回来的。”

  他问李余:“你猜那假冒你的女子回了京,会把京城搅和成什么模样?”

  李余默默坐直了身子:“你想让她把京城搅和成什么样?”

  林之宴轻笑一声:“当然是越乱越好。你放心,待陛下驾崩,我会想办法,让你去见他最后一面。”

  李余沉下脸。

  林之宴却还带着笑,继续说道:“还有那皇太孙,我手上有一种毒药,食之能让人飘飘欲仙,可一旦发作起来便是痛不欲生,这毒无药可解,每次只有继续服毒才能暂时缓解痛苦,直到死去。待皇太孙中了毒,他每发作一次,我便带你去看他一次,直到你愿意拿你的各种奇思妙想来换毒药,你觉得怎么样?”

  李余懵了一下,呢喃道:“操……毒品都弄出来了,林之宴,等你死后我一定拿你的骨灰铺路,让万人践踏。”

  林之宴闻言不怒,反而笑得非常大声且愉悦,隐隐透出一股子疯癫:“在那之前,你与闻帅也该成亲了,待到洞房花烛夜,我让你在屋外听着自己的心上人与别的女子圆房如何?”

  李余失语,若是在听到鸟鸣之前,她可能会被林之宴气得过度呼吸,如今她不觉得害怕,只觉得困惑,不明白林之宴好端端的,怎么说疯就疯了,还疯得这么反人类。

  “你……”李余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还没说什么,外头忽然闹了起来。

  林之宴聪明,不过听个动静,再一联系李余今天格外硬气的态度,立刻明白自己计划败露,死也要拉李余垫背,握着金钗就扑向了李余。

  然而下一刻,林之宴便被从屋檐上跳下的闻鹫一脚踹出大老远,落地后生生吐了口血。

  那俩丫鬟从袖中滑出匕首,同时朝李余扑去,不等李余躲开,她们俩就被闻鹫给解决掉了。

  李余杵着拐杖站起身,被闻鹫抱了个满怀。

  闻鹫紧紧抱着李余,想着林之宴方才说的话,心里满是后怕。

  他还以为林之宴只是有野心有手段,没想到还这么疯。

  李余抬手拍了拍闻鹫的背,作为安抚,然后轻声唤了句:“闻鹫……”

  闻鹫:“我在这。”

  多么感人的久别重逢。

  李余用额头往闻鹫胸口撞了两下,小小声道:“你先放开我,我想去趟茅厕。”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