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七十五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李余回京后没几天,她这一路险些被人冒名顶替的事情就传开了。

  皇帝近来生了场小病,精力不济,便把林之宴一事全权交给了李文谦,也有拿林之宴给李文谦做练刀石的意思。

  李文谦最在意李余,自然是先派人引导坊间舆论,随后便让轩王去审问假货,还让老八跑一趟,去审那些还在路上,还没押送至京的林之宴的党羽,试图早些将林之宴备下的后手一一拔除。

  就连闻鹫和他那支轻骑也被抓了壮丁,忙得脚不沾地。

  李余也没闲着,如果李文谦那边进展不顺利,她也只能依照林之宴的要求,与他做交易,免得无辜百姓遭殃。

  在林之宴的谋划以及李余的推动下,待业在家的三皇子府上又有了动静。

  “天牢?!”三皇子得知萧若雪被找回,并同林之宴一块被关进天牢,恨不得立马赶去,将萧若雪从那鬼地方接出来。

  他府上原先也是有许多谋士的,但自从他为了救萧家人,不顾谋士劝阻,被皇帝撤了在朝中的职位后,他府上的谋士便知他扶不起来,走了大半。

  剩下的人里头也有指望他能早日清醒的,此刻便劝他:“殿下,东平侯夫妇胆大妄为,先是散播天花,后又寻人假冒安庆公主,如今便是街头小儿都知其二人罪该万死,殿下切莫再重蹈覆撤,惹皇上厌弃啊!”

  三皇子闻言,驳斥道:“一切都是林之宴所为,若雪乃女流之辈,不过是嫁错了人才遭此祸端,本就无辜,难道你要本王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去死吗?”

  那几位谋士也不敢单独说萧若雪的坏话,只能再三劝阻。

  然而三皇子很坚定:“本王心意已决,这就入宫去求父皇开恩,你们若是觉得本王做得不对,自去就是,权当本王这里庙小,配不上几位的宏才大略。”

  说完三皇子就出门,入宫去找皇帝,剩下几位谋士听了三皇子的诛心之言,除开其中两个贪图王府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是准备留下,其余的都准备收拾收拾离开王府,另谋出路。

  他们中有几个关系不错,还一块商量起了离开后的打算。

  有人准备回乡,还有人看上了去年年底刚入朝的八皇子,准备向八皇子府上递交干谒,推荐自己。

  突然有一人道:“听说陈兄去了尚鸣公主府上?”

  话落,众人皆是一静。

  陈兄便是劝阻三皇子不成,待三皇子丢了官职后,愤而离去的谋士之一。

  尚鸣公主踩着三皇子入仕那会儿,他们还曾嘲笑尚鸣公主一介女流不自量力,谁曾想她如今也成了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就连他们曾经的同僚也投入其门下,跟着水涨船高。

  有人恶意揣测:“不过以色是人尔。”

  还有人附和:“陈兄的样貌确实不错,人又年轻,我等自是羡慕不来的。”

  正说着,先前那提起陈兄的人又道:“我怎么听说,尚鸣公主不喜男色,好女色?”

  众人又是一静,再无话说,只得寻了借口,各自散去。

  话分两头。

  三皇子入宫去给萧若雪求情,被人拦下后硬生生在紫宸殿外跪了一天一夜,被进进出出的大臣官员们围观,终于在第二天早上被皇帝召见。

  皇帝高居御座,看着底下站都站不起来,还一门心思求他放人的儿子,险些没给气炸。

  皇帝不仅气他为了个有夫之妇如此豁得出去,也气他所作所为竟与林之宴推测的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个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蠢物!

  皇帝忍了又忍,终于忍住了没再拿东西砸人,并且问他:“你就如此钟情于那罪妇,非她不可?”

  跪了一天一夜的三皇子顶着一张苍白如鬼的脸,带着皇帝无法理解的深情,虚弱道:“父皇不知,儿子时常觉得、觉得萧若雪就该是儿子的妻,是因为儿子辜负了她,这才不小心将她给弄丢了,儿子时常为此感到悔恨。

  “如今她又遭了牢狱之灾,儿子不能坐视不理,只能恳请父皇饶萧若雪一命,儿子愿意用任何东西去换她。”

  皇帝被三皇子的恋爱脑气得不轻,抡起刚喝过的药碗,砸到了三皇子面前:“好!很好!既然你如此情深义重,那朕便成全你!!”

  皇帝一道圣旨,将书中本该成为亲王的三皇子钉死在了郡王位上,还赶他出京,让他滚去自己的封地。

  偏生这封地还不是最初封三皇子郡王位时给他的宜州舒宁,而是并不怎么富庶,甚至称得上穷山恶水的望州岐下。

  人人都道三皇子不得圣宠,江河日下,唯独三皇子自己庆幸不已,回府后也不好好休息,第二天一大早,便跟着皇帝派来的海公公一块去天牢接萧若雪。

  天牢阴森昏暗,三皇子原先为了救萧家人也曾来过,如今再来,只觉得牢内又添了几分潮湿阴冷,愈发担心起萧若雪如今的情况。

  萧若雪并未与林之宴关在一起。

  之前她被装进麻袋,一路快马颠簸,被颠吐后常与秽物在一个袋子里,弄得自己身上脸上都是,恨不得一死了之。

  后来李余跟李矜会合,她也和林之宴一块被移到了囚车里,虽然囚车四面漏风晚上极冷,但有林之宴给她的安慰和依靠,倒是比先前在麻袋里要好上千倍百倍。

  可这些天她一个人待在牢房里,时常发呆,回想自己上辈子。

  上辈子她嫁给三皇子,虽然因为尤侧妃的存在,她总要受些委屈,还被三皇子误会,但她从来没有受过牢狱之灾,也不曾被人如此折磨。

  为什么重来一世,反倒越过越糟了起来?

  萧若雪不断思考这个问题,又想起李余的话,难免会觉得——若不是林之宴算计,上辈子的自己定不会死,说不准日子长了,三皇子也会如这辈子一般,发现自己才是他愿意为之付出性命的真爱,那尤侧妃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比她早认识三皇子罢了。

  越想,萧若雪越是觉得自己想的没错,全然忽视了自己刚嫁给林之宴那会儿,过得有多幸福。

  等见到三皇子,得知自己能出去时,萧若雪没有一口拒绝,只问三皇子:“我出去了,之宴呢?”

  三皇子很是难过地看着萧若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他?”

  要在以前,萧若雪定会义正言辞地告诉对方,林之宴是自己的丈夫,自己当然要想着他,可如今萧若雪却有些慌,一句“他是我的丈夫”,底气不足,听起来不像是在提醒三皇子自己是有夫之妇,更像是在解释,解释自己不是不承三皇子的情,只是林之宴是她的丈夫,她不能不闻不问。

  三皇子没觉出萧若雪的态度和以往的不假辞色有何差异,还在那劝萧若雪:“可你别忘了,要不是他,你又怎么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萧若雪无法反驳。

  她的态度给了三皇子希望,三皇子握住萧若雪的手,对她道:“若雪,跟我走,我们一起离开京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会好好照顾你,就算、就算你心里还有林之宴,我也绝不会强迫你,好不好?”

  萧若雪心动了。

  离开京城,不会再有人认识她,也不会再有人知道她,她可以抹去这段不堪的过往,重新开始。

  最重要的是,三皇子确实是真心待她,上辈子为她殉情而亡,这辈子还特地来救她出去……

  可萧若雪不愿在三皇子面前做出抛弃枕边人的举动,所以她始终没有点头答应三皇子。

  随后三皇子打晕了她。

  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萧若雪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一墙之隔的牢房里,能清楚听到二人对话的林之宴倚靠在墙上,一言不发。

  等他们彻底离开,狱卒过来将林之宴带回之前的牢房。

  行走间,林之宴手脚上的镣铐相互碰撞响个不停,林之宴本人倒是安安静静,仿佛他只是趁夜换了个地方,如今又被换了回来,期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直到狱卒将牢房门锁紧,甩着一大串钥匙走远,静谧的牢房内才响起林之宴的声音——

  “若雪……”

  林之宴像是在心爱之人耳边轻声呢喃一般,极其温柔地唤出了爱妻的名字。

  ……

  萧若雪以为自己醒来便会在三皇子府上,被三皇子关着,细心照顾,直到离京。

  可她没想到,自己是被人灌药灌醒的。

  苦涩的药汁被毫不留情地灌入口中,呛着了也不曾停下,甚至有人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挣扎躲避,直到满满一碗汤药尽数入腹,才将她放开。

  萧若雪趴着床沿一阵猛咳,咳完又是干呕,狼狈至极。

  晚了一步得到消息的三皇子冲进来,将萧若雪揽入怀中,质问冷眼旁观的海公公:“你们给她喝了什么?!”

  海公公笑吟吟道:“殿下容禀,这是罪臣林之宴曾逼迫安庆公主服下的绝子汤,皇上特地吩咐,给萧氏也赐一碗。”

  三皇子同萧若雪齐齐愣住。

  海公公接着道:“皇上还说了,罪妇萧氏不配生育皇室血脉,更不配入玉牒,因此在殿下离京之前,会为殿下挑选一位王妃……”

  海公公的话没说完,便被三皇子打断:“我不娶!!”

  海公公也不着急,施施然道:“好叫殿下知道,您若不娶王妃,皇上便不会放萧氏离京,娶或不娶,殿下可要三思啊。”

  三皇子哽住,这时他才想起他手上的实权早就因萧若雪而被剥夺,如今除了任人摆布,他还能如何?

  萧若雪不属于他时,他脑子里只有萧若雪,为了萧若雪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可当萧若雪入他怀中,他四顾张望,看着自己一落千丈的境遇,竟有些迷茫。

  就在这时,萧若雪开口,虚弱道:“殿下救命之恩,若雪铭记在心,只是若雪已嫁做人妇,在哪都是一样的,还请殿下莫要再为若雪付出了,若雪……若雪还不起。”

  三皇子回过神,看向萧若雪,见她眼底黯淡无光,仿佛心被留在了天牢,留在了不日便要被处死的林之宴身上,心底的迷茫顿时一扫而空。

  他对萧若雪说:“我做这一切,从来就没想过要你还。”

  萧若雪微愣,缓缓抬眸,对上三皇子坚定的双眼。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