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番外四·4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87章 番外四·4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7章 番外四·4

  李余非常好奇闻鹫现在的年龄。

  要不是因为眼前的闻鹫比她见过的样子都要年轻,她前几天也不会那么笃定自己认错了人。

  为了方便闻鹫起身去拿身份证,李余还从闻鹫腿上下来,拿毛巾往闻鹫身上挥了挥,催他快去。

  闻鹫慢慢吞吞地站起身,走到堆放衣服的椅子边。

  这些衣服原先是被扔在地上的,闻鹫从浴室出来给李余拿干净衣服的时候,顺手捡起来放到了椅子上。

  如今李余只穿了件闻鹫从他包里拿出来的上衣,闻鹫也只穿了条干净的裤子,倒不是故意搞什么情趣普雷,而是闻鹫来的匆忙,一心只想快点见到李余,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考虑两人见面后要做什么,因此连行李箱都没拿,只拿了个背包,并往包里塞了一身可以换的衣服,想的是带钱就行,其他的可以到了地方现买。

  万万没想到两人见面后就先在床上滚了一遭,李余不肯穿酒店衣柜里放的浴袍,闻鹫只好把自己的上衣给她。

  闻鹫弯下腰,背对着李余在两人的衣服里翻找。

  暴露在空气中的背部因弯腰的动作而舒展,大约是这辈子也有坚持锻炼的缘故,闻鹫的体格依旧是李余最喜欢的那款,矫健挺拔,令李余爱不释手。不同的是,没有了上辈子在战场上留下的狰狞伤疤,干干净净一片,导致李余不小心弄出来的抓痕特别显眼。

  闻鹫一边翻找装有身份证的皮夹,一边问李余:“你朋友那边,不回个电话解释一下吗?”

  李余“哎呦”一声:“你提醒我了。”

  说着赶紧去找自己的手机。

  闻鹫带李余去吃饭的时候,李余就给自己闺蜜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在自己爸妈面前打掩护,之后又跟爸妈说自己去了闺蜜那,今晚不回去。

  李余为了把自己下楼买泡面买去闺蜜那的谎圆上,还现编了个闺蜜失恋突然崩溃急需她去安慰的悲催故事。

  闺蜜和她爸妈也熟,她妈怕闺蜜年纪轻想不开,还特意给李余回了个电话,想叮嘱李余安慰的时候别踩雷,却怎么也打不通李余的手机,只能又给闺蜜打。

  闺蜜这才知道李余干了什么缺德事,连忙装出一副生无可恋又故作坚强的语气,告诉李余的妈妈,说李余去洗澡了,没听见手机响,这才让李余妈妈放心。

  随后闺蜜打电话找李余算账,拿她当幌子就算了,怎么还带诅咒她失恋的。

  结果好几个电话打过去,根本没人接,好一会儿李余才回了条微信给她——

  【迟点联系你】

  闺蜜看见这句简短的回复,脑子里闪过百八十条社会新闻,飞快发了好几条消息过去——

  【你人在哪?】

  【人呢?】

  【至少回个语音让我知道你活着吧!!!】

  【再不回我报警啦!!】

  说完还开始倒数。

  李余无法,只能先按住闻鹫,给闺蜜拨了个语音通话。

  闺蜜那边一下子就接通了,李余懒得废话,直接扔了一句:“活着,迟点找你。”

  即便努力忍耐,依旧难掩急促的呼吸与嘶哑的声音。

  李余说完就要掐断通话,结果在她掐断的前一秒,手机里传出闺蜜震惊的尖叫:“我的鱼,你不会跑去找鸭子了吧!!!”

  闻鹫:“……”

  李余愣是被整笑场了,还得抽空安抚她身上的某人:“我待会跟她解释……”

  嗯,得解释。

  找到手机的李余打开微信,再次给闺蜜发了个语音通话。

  也不知道闺蜜是一直等着,还是恰好手机就在身边,响了不到两声,就接通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什么情况?”

  李余字正腔圆地解释道:“我和我男朋友在一块。”

  闺蜜:“你哪来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李余正琢磨要怎么说,闺蜜脑补飞快,给李余递了个说法:“网恋?”

  李余看向闻鹫。

  假装找身份证的闻鹫也看向李余,见李余征求自己的意见,就点了点头。

  于是李余顺着闺蜜给的杆子爬了下来:“嗯,网上认识的。”

  闺蜜听完就是一顿怒吼:“网上认识你就敢跟人跑!!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知道啊?!你现在在哪?”

  李余只好打起补丁,免得闺蜜着急:“我跟他认识很久,现实里也早就见过了。”

  闺蜜:“多久?”

  “好几年了。”李余为了增加可信度,斟酌着添了个细节:“两年前我不是突然辞职,拉你去旅游吗?”

  “昂,和他有关?”

  李余垂下眼:“嗯,那会儿我们……分开了。”

  闺蜜终于解开了两年前李余突然性情大变的谜题,头痛道:“傻鱼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李余开始越说越顺:“我这不是怕你骂我吗。”

  闺蜜确实对“网恋”非常反感,于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又问:“那现在是怎样,你们复合了?”

  李余“嗯”了一声,还问:“我记得我有几身衣服在你家,你能帮忙给我送送吗?”

  闺蜜听到这句话,联想起李余方才那通令人浮想联翩的语音,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但最后还是咬着牙,道:“行,把定位发我。”

  挂断通话后,李余问闻鹫:“找到了吗?”

  闻鹫为了拖时间,甚至把两人换下的衣服都给叠好了,万万没想到李余这么执着,还记着要看他身份证的事。

  他背对着李余,从皮夹中抽出身份证,问:“你先告诉我,你的择偶标准是年纪比你大,还是年纪比你小。”

  李余,试探:“比我大?”

  闻鹫眼睛都不眨一下:“身份证丢了,我找个时间去补办,咱先不说这个。”

  李余立刻改口:“比我小。”

  闻鹫回头看向李余:“小多少你能接受?”

  李余信誓旦旦:“小多少我都能接受!”

  闻鹫拖着步子回到床边坐下,把身份证给李余递过去。

  李余定睛一看:“哦豁。”

  比她小四岁。

  等等!

  李余猛地往闻鹫心口戳了一箭:“你不会还在上学吧?”

  那可不,正经社会人除了像李余这样的自由职业者,谁不跟闻鸢似的工作日得上班,哪能像闻鹫一样,连着几天到处乱跑。

  闻隼不算正经,不在此列。

  闻鹫:“……明年就毕业了。”

  李余适应良好,还笑着凑上去,环住闻鹫的脖子:“叫声姐姐来听听?”

  闻鹫抱住李余,纠结半晌才在李余耳畔唤了一声,意外发现……感觉好像还不错?

  几十分钟后,闺蜜打来电话,说她跟男朋友一块到了。

  李余不好意思让对方到房间门口,就让闻鹫穿上自己刚刚套过的上衣下楼拿衣服。

  李余给闺蜜发了张闻鹫穿好衣服的照片,还从相册里翻出一张自己和闺蜜的合照,发给闻鹫,方便他们认人。

  警惕万分的闺蜜收到闻鹫的照片,稍微放心,至少人照片在自己手上了。

  闻鹫和李余的闺蜜在酒店一楼碰头,闻鹫接过装有李余衣服的袋子,好好跟人道了声谢才重新上楼。

  回到楼上,李余已经沉沉睡去,她这一整天心情大起大落,哭了好几回,又干了番体力活,等到闺蜜送衣服过来已经是极限。

  闻鹫也没把人叫醒,只从袋子里把李余的衣服拿出来,挑了相对宽松的那件给李余套上,这才抱着李余一块陷入梦乡。

  虽然很想一直一直待一块,但要真这么干,双方家里人首先就会觉出不对劲来,为了可持续发展,两人第二天起床出门吃饭的时候,好好商量了一下有关日后的安排。

  闻鹫在学校附近有套房子,据说他们家的惯例就是小孩能考上大学就给送一套,说的跟送一盒蓝罐曲奇似的轻松,听得李余很是遗憾:“包养大学生的梦想破灭了。”

  人虽然还在读书,但显然不是她能包养得起的。

  闻鹫敏锐道:“能问问你这个梦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李余求生欲很强,正色道:“当然是从知道你还在读书的时候开始的。”

  李余的工作对地点不挑,只要拿上电脑和板子,保证网络通畅,对她而言在哪都一样,所以搬去闻鹫读书的城市,对久别重逢不想再分居两地的他们而言是最便捷的选择。

  李余大学毕业后也曾一个人在外居住过,因此她提出要搬出去住,父母也没多反对,主要还是老一辈对画稿人的理解不透彻,总觉得李余改靠画画吃饭,那李余就是搞艺术的,搞艺术的人当然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天天宅家里,平时就催她多往外跑动跑动,汲取创作灵感,如今见她自觉往外跑,当然不会阻止。

  李余就这么去了闻鹫那,有上辈子的经验在,两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几乎不需要磨合,曾经有过的默契也在一点点复苏。

  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春节前,闻鹫的爸妈不知道从祖国哪个犄角旮旯里浪了一圈回来,闻鸢闻隼以及闻鹫姐弟仨都被叫回家吃饭。

  饭桌上一家人正聊着,向来安静的闻鹫突然来了句:“周末我带女朋友回家,提前跟你们打声招呼。”

  霎时间,除了早就知情的闻鸢,其他有一个算一个,全蒙了。

  闻隼倒是知道弟弟在跟当初一见钟情的女孩谈恋爱,还曾和朋友感慨这俩的初遇就跟拍偶像剧似的,隔着大老远两个城市,都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对方。

  但他没想到弟弟那么迅速,这才多久,就要带回来见家长了?

  闻家父母蒙圈的原因比闻隼更加简单粗暴,因为他们连闻鹫谈恋爱了都不知情,甚至他们都没期望过从小性格就冷淡,冷淡到有点异常的小儿子能拥有符合社会主流观念的爱情,此刻突然听说,进度还一下子就拉到了见家长,不免感到震撼,还因此不小心碰碎了汤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