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_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云海小说网 > 穿成女配后我努力作死 > 第9章 第九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第九章

  皇帝一时间没想起自己到底在哪见过这棋盘,还是转过天,桂兰过来向他禀报,说李余换着各种花样想从琅嬛殿里出来,他才想起李余曾经画出过类似的纸棋盘。

  不同的是,当时的纸棋盘上只有线条,没有如此丰富的色彩。

  皇帝召来秋水营的指挥使,从指挥使那得知是老九把李余的棋带出了琅嬛殿,如今飞行棋已在京中流行开来,莫说后宅妇人与闺阁小姐参加诗会雅集时爱玩,便是那些成日不着四六的纨绔子弟,也格外偏爱这项消遣。

  诚然这里头有几分老九的缘故——皇子喜欢的玩物,自然比寻常世家子喜欢的东西更招人稀罕,是个人都会想跟风试一试,但也不能否认,这棋确实不像皇帝最开始以为的那样不值一提。

  至少它做到了没有门槛,上手就会,且还不用策略,更不用深思熟虑步步为营,只看掷骰子时的运气。

  也难怪能在京里掀起这么一阵潮流。

  皇帝不由得扼腕:可惜这只是李余不务正业弄出来的消遣,若是别的什么正经物件就好了。

  这么一想,皇帝突然记起当时和纸棋盘一块送到他这的,还有一支竹笔。

  那竹笔同毛笔一样需要蘸墨,虽然样式小巧方便携带,但却笔触滞涩,还写不出毛笔的韵味,在他看来与鸡肋无异。

  但他依稀记得,在他让桂兰把竹笔送回去后的第二天,秋水营指挥使来向他报备,说是秋水营的一个暗卫觉得竹笔有用,便仿造了几支一模一样的。

  秋水营是皇帝私军,营内除了暗卫便是探子,对外行事隐秘,对内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向皇帝汇报,所以皇帝也没把这事放心上,如今又想起来,皇帝便问指挥使,那竹笔对他们而言怎么个有用法?说来听听。

  指挥使一五一十细细道来:“陛下有所不知,秋水营的探子时常借用字条传递消息,竹笔小巧不起眼,平时可装作簪子插在发间,亦可藏于袖中,被发现也不会有人认为那是一支笔,扔到地上也不过是一支竹管,不会惹人注意。需要写字条的时候,拿出用瓶子装的墨汁就能使用,遇到危险也可做利器或暗器杀敌……”

  说完竹笔的多种用法,指挥使还说:“臣见其便利,便叫人大批量仿造,如今整个秋水营已是人手一支竹笔。”

  皇帝有些意外,同时发现,自己的看法显然是被自身的处境给限制了,所以才会在看到竹笔时,只想到拿竹笔写字顺不顺手,写出的字好不好看,没想过对其他人——例如秋水营的暗卫探子来说,这是一样非常方便的随身物件。

  如此看来,他以后不能随随便便就觉得李余弄出来的东西不中用,换个角度,或换个人来看,说不定能发现特殊的用途。

  如此甚好!

  皇帝欣喜万分,半点不觉得李余能弄出这些东西有什么奇怪的。

  因为早在李余透露出活字印刷术时,他就找太医问过了,其中一位太医从他祖上传下的医书里看到过类似的病症,说是一些人疯掉或是变得痴傻后,此长彼消,会展现出不同于寻常人的才能,有的是过目不忘,还有的仅凭目测就能精准报出一棵树有多高,一条河有多宽。

  因此皇帝认为李余也是其中之一,而她不同于旁人的地方,就是她那令人惊叹的奇异想法。

  皇帝问桂兰:“你方才说,安庆趁你们不注意,又爬墙上去了?”

  在一旁安静等候的桂兰低下头:“回禀陛下,公主近来越发焦躁,已闹了有许多日,幸好有殿外看守的神武军在,及时把公主从墙上带了下来。”

  皇帝沉吟片刻,道:“你去和安庆说……”

  ……

  “皇上说了,殿下您偷拿先太后的佛珠,设计陷害东平侯夫人,又在皇后举办的春日宴上着人引男宾入女席,污东平侯夫人的名声不成,反而让皇室因您蒙羞,这才被下令禁足。若真想出去,需得将功抵过才行。

  桂兰跟李余转达皇帝的意思时,着急想要出去的李余正在烤肉解压。

  小炉子放桌上高度正好,点起炭火再加一面铁丝拧成的网,就是架小巧的烧烤炉。

  铁丝网上刷了薄薄一层油防沾,片好的肉佐上色泽浓郁的酱料,在高温下发出诱人的滋滋声响。

  李余一手酱料刷,一手长筷子,闻言战术后仰:“将功抵过?我连出都出不去,怎么立功?还是他压根就没想让我出去,故意拿这话搪塞我的吧?”

  桂兰:“……殿下慎言。”

  桂兰这些日子待在李余身边,非常清楚李余有多口无遮拦,并发自内心觉得李余还是被拘在琅嬛殿的好,放出去指不定惹出什么滔天大祸。

  可她有皇命在身,只能照着皇帝的意思,一步步诱导李余:“奴婢看您做出的飞行棋就很是让人喜欢,不如再弄出个别的什么新鲜玩意儿,若能让皇上高兴,没准你就能出去了。”

  李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对,封建社会,让皇帝高兴也是功劳,就跟惹皇帝生气会被砍头抄家一个道理

  可她惹皇帝生气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反过来讨好皇帝呢。

  但要不讨好皇帝,她就出不去,出不去琅嬛殿,她又如何作死?

  李余陷入了死循环中。

  这时琅嬛殿的宫女来报,说是李文谦和小十一来了。

  那日下过飞行棋后,拿走棋盘图纸的老九再没往李余这儿跑过,倒是小十一,常和李文谦一块过来找她。

  李文谦同小十一看李余在亭子里烤肉,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李文谦倒没说什么,就是顶着一张无奈的小脸跟小十一借了扇子,坐到李余身边替李余把呛人的烟给扇走。

  小十一摇着头坐到一旁,很是不解地问李余:“你要吃什么让尚食局做不就好了,何必自己动手。”

  李余把肉片翻了个个,说:“你懂什么,烤肉就是自己动手才有乐趣。”

  小十一确实不懂,但这并不妨碍他蹭李余的烤肉吃。

  李文谦看李余光顾着烤,肉都放在碗里没来得及吃,小十一还在一旁拿着碗筷催她,便对李余道:“姑姑,能让我也试试吗?”

  李余把手中的长筷子和酱料刷递给他。

  但怕小孩被油花溅着,李余时刻用视线关注,并细心提醒:“烤熟了吧?”

  李文谦眼睛都不眨地说道:“还没呢,再烤一会儿。”

  片刻后,李文谦的肉全烤糊了。

  小十一笑他,还想把长筷与酱料刷拿去,说要给李文谦露一手。

  李文谦不依:“十一叔,你再让我烤一次,我保证不会再烤糊了!”

  李文谦越想再试一次,小十一就越要从他手中把刷子和长筷抢走。

  李文谦没办法,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小十一撸起袖子烤肉,眼神很是幽怨,但在桌下,李文谦晃动的小腿怎么看怎么欢快。

  小十一年纪大些,李余不用看着,就专心吃起了碗里的肉。

  结果小十一性子急,往铁网上放太多肉片,左右顾不过来,和李文谦一样把肉给烤糊了。

  遇到挫折的小十一正要摔下筷子罢工,就听见李文谦说:“十一叔也不会烤嘛,到我了到我了。”

  小十一:“……想得美!吃你的去!”

  小十一重整旗鼓,第二遍总算是把肉给烤好了。他得意洋洋地把肉分给李文谦和李余,让二人品尝他的杰作,顺带感叹一句:“自己动手确实别有一番趣味,可惜有火光,不然我也弄个小炉子到我母妃那,让我母妃也尝尝我的手艺,免得她总说我只会气她。”

  小十一虽然熊,但对自己的生母——淑妃却是格外上心。

  李余奇怪:“有火光怎么了?”

  小十一顿了顿,想起李余什么都不记得了,道:“我母妃怕火。”

  说完,亭子里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只能听见桂兰将解腻用的果盘子搁桌上的声音。

  李余听了小十一的话才想起来,书中有提到过淑妃怕火这件事。

  男主林之宴摄政后,准备把当了王爷的皇子们一个个铲除,不然就算弄死李文谦,皇位也落不到他一个外姓之人手上。

  对付小十一的时候,林之宴就是从淑妃下手,利用淑妃怕火这点,挑拨小十一和小十一府中的谋士。

  小十一是几个亲王中唯一对皇位没兴趣的人,府中谋士也是淑妃自顾自替他安排的,结果谋士为了给他争皇位,全然不顾淑妃安危,还说出:“太妃娘娘只是受了点惊吓,王爷若想成大事,自然得牺牲一二。”这样的屁话,气得小十一立马上奏自请回封地,好带淑妃远离京城这片漩涡。

  结果在回封地的路上,小十一的车马遭遇山体滑坡,母子二人双双殒命。

  林之宴自然没这么大的能耐左右老天爷,让小十一途经之地大雨连绵,但却可以在小十一和淑妃身边安插自己的人,让他们经过有危险的地段。

  但是书中没说,淑妃为什么怕火。

  李余好奇,便问了小十一。

  许多人都不敢在小十一和淑妃面前提淑妃怕火的事情,小十一没那么细腻的心思,觉得这事没什么不能提的,直接道:“我母妃曾有个庶妹,当年同她一起入宫,被册封林贵人。后来林贵人没了,就如前阵子东宫走水一般被烧了宫殿,只是她没能像文谦和十三弟一样逃出来,被活活烧死在了寝殿内。”

  李余正想:原来如此,淑妃的妹妹被火烧死,所以淑妃对火留下了阴影。

  就听小十一说:“偏偏我母妃和林贵人关系不好。”

  李余:……咦?

  小十一:“林贵人死前,我母妃还曾同她起过争执,所以我母妃很怕林贵人记恨生前之事,死后会变成厉鬼回来找她。”

  李余:……谢谢,已经脑补出五十六集《淑妃传》了。

  小十一:“林贵人是被火烧死的,因此我母妃便觉得林贵人若回来,定然也带着火,后来我母妃常做噩梦,半夜惊醒亲眼见到那灯架子上燃着骇人的绿色鬼火。”

  李余身处异世,本就没什么安全感,闻言心里发毛,张口就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

  小十一愕然道:“你在念什么?”

  “我在……”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李余的话没说完,突然脑子灵光一闪,她怕那一闪跑太快抓不住,下意识将其说出了口:“焰色反应?”

  请知悉本网:https://www.yunhai9.com。云海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unhai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