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2 在这儿找上来了?_末日乐园
云海小说网 > 末日乐园 > 2092 在这儿找上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2092 在这儿找上来了?

  在世界迎来崩溃终止那一刻之前,在人们仍来来往往、像零件一样维持着社会运转的日子里,林三酒记得那时的宠物视频就特别受欢迎;其中有一种,是由宠物主人拿出几个杯子,将一个小玩意放进一個杯子里,在猫的面前把几个杯子转来转去,停下来的时候,让猫找出是哪个杯子里有东西。

  “你理解得差不多对吧,”

  在听完以上理解后,清久留看了看林三酒,脸上并没有多少信心带来的光彩。“这已经是我能找出的最简单的玩法了,谁让你选汤锅……你应该能比一只猫强吧?不过,最初的那一只锅里不会装东西就是了。”

  “没有东西?”林三酒一怔,“那也没问题,就是从多只汤锅里,找出最初的那一只对吧?这个玩法简单,应该没问题。咳,我的动态视觉,不是我自夸……”

  她完全没有意料到,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VIP室内居然刮起了一场如此密集恐怖、天昏地暗的汤锅龙卷风。

  连赌场都知道要避锋头,将房间里所有的桌椅、吊灯、装饰都消失得一干二净;除了盘旋呼啸、急剧冲撞的无数只汤锅之外,就只剩抱着酒瓶坐在角落里的清久留——所有汤锅都像长了眼睛一样会避开荷官——以及地上一个抱头鼠窜、拼命闪转腾挪,依然会被飞来汤锅砸中后脑勺的林三酒。

  “怎么回事!这谁能看出来最开始的汤锅是哪一只啊?”她叫道,一时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我现在还能不能换一个玩法?”

  “你不要藏着你的动态视觉不用嘛,”在汤锅凶猛划破空气的呼哨声里,清久留抬起嗓门应道,“相信我,其他的玩法你更不行。”

  足足三个小时以后,哪怕用上了【防护力场】依然被砸得鼻青脸肿的林三酒,坐在地上一边呻吟着,一边从头发里摘出了几根面条。“什……什么破玩意……疼死了,我再也不想看见汤锅了。你就眼看着我选汤锅,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其实要论起能最快出门的办法,汤锅还真是最合适的。”

  清久留丝毫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刚才林三酒还在汤锅风暴里挣扎的时候,就已经笑出来好几回眼泪了,此时整个人都因为笑过了一场,而闪烁着满足放松的光芒。

  “哪怕你抱住一只错误的汤锅,但只要你没有向我宣布你的决定,你就依然可以改主意,不算是输……你刚才不就这样连续换了好几只锅吗?”

  除了最初那一只锅永远是空的之外,其他飞来扫去、呼啸盘旋的汤锅里,都会随机不定时地“长”出一锅汤锅里该有的东西:鸡汤、煮面、咖喱或炖菜——尤其是在林三酒信心十足地认为自己抓住了正确答案的时候。

  明明马上就能与人偶师一行人取得联络的,想不到自己却先跟汤锅打了三小时的仗。不过所谓好事多磨,林三酒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至少现在债还完了,只要把鞋里的咖喱倒干净、擦一擦,就能——

  “这鞋我不要了,”她没好气地一把将除下来的靴子袜子都给扔到了一边,发出了一道湿漉漉的咕叽响声。

  清久留朝她留下的垃圾瞥了一眼,耸耸肩。“反正我要离职了,不是我打扫。”

  林三酒闻了闻,怀疑自己的内衣内裤都是鸡汤味儿的,连“你竟然还会打扫”都没心情说了。她用毛巾使劲给自己擦了一遍,一时仍不敢放心把脚伸进新鞋里,干脆光脚站起来,说:“走吧!外面那么多泳池呢,我跳下去,连衣服带我自己,就都洗干净了。”

  清久留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似乎又记起自己马上要不干了,从善如流地站起来打开了门。

  “你落在后面干嘛?”林三酒出了门,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跟上来呀。”

  “你记得我说过,我用上了一个‘小手段’来找你吧?”清久留冲她懒洋洋地摆了摆手,似乎是让她先往前走,自己隔着好几步远,低声说:“我之所以能办到,是因为我向副本换了一个,唔,不是进化能力,更像是一种可以由我产出的‘病毒’吧。”

  “病毒?”林三酒刚要回头,就被后头清久留给嘘了几声,让她“别回头继续走”。

  等她乖乖继续走下去后,清久留继续说道:“简单来说,就是我可以将我的愿望传染出去。凡是与我接触过的人,我就把‘找到林三酒并将她带来副本’的这个愿望,传染给他们,进一步的,他们也会将这个愿望传染给自己接触到的下一个人。唯一对这个愿望免疫的人,只有你而已,因为你就是目标本身。”

  怪不得!

  一直存于林三酒心中的这个疑惑,此刻才终于见了天光:她就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一心帮他们逃出生天的乔坦斯,却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人偶师;人偶师一定要来海岛的心态还特别清晰坚决,让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甚至连余渊和元向西都一起动手将她推进了副本里——原来他们一个传一个地,都染上了“要把林三酒带进副本”的“病毒”。

  这事可真不知道该怎么给人偶师解释,才能令他不生气了。

  “莪不知道这些年你的外貌变化大不大,或者你现在是否隐名埋名,是否仍叫林三酒……所以我给出的描述非常宽泛。”清久留解释道,“比如说我可以从记忆中的你身上提炼出十个特点,那么只要有一个特点符合,都会被带来试试,更别提副本里那些打扮模样跟你大致相似的了……说起来,我能不能自掏腰包给你换一身衣服啊?你同一身衣服穿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感觉到一点审美疲劳?”

  还跟以前一样,净找不着重点。

  “那被带来副本的人,岂不是非常多吗?”林三酒没回头,小声问道。

  “是啊,要不然副本怎么会同意,让我有能力出产‘愿望病毒’呢。”清久留把自己说成毒王,好像还挺骄傲,又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好不要一起肩并肩地出现……我在副本里寻找等待‘林三酒’已经很久了,若是我忽然和其中一个进化者形影不离,那么肯定副本马上就会知道,我找到我的目标了。

  “到时,副本自然也会知道,我不会再继续留下去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直到我真正离开的那一刻,我最好都不要露出自己要走的痕迹。”

  装不认识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说到这儿的时候,VIP室区域里长长的走廊也来到了尽头;或许从VIP室里出来的进化者,比林三酒模样更惨的也有的是,因此当她走进接待厅的时候,接待员工看起来一点也不吃惊,还微笑着对她说了一声“欢迎再来”。

  清久留十分谨慎,在林三酒进入接待厅之前,自己就一转身,悄无声息地进了走廊上一间VIP室;林三酒走进大厅,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他打着哈欠、拖着脚,从VIP区里晃了出来。

  在植物丛与桥路之间,二人遥遥地交换了一个目光,随即不约而同地转开了头。林三酒此时也不记得要先跳进泳池里洗个澡了,大步走向了离她最近的那一个奖品兑换处——她在出门之前,已经与清久留约定好了,她会在清久留会假装不经意地走到附近时联系人偶师;这样一来,清久留才能悄悄告诉她具体该怎么办,让人偶师一行人尽早赶到赌场。

  一屁|股坐下去时,仿佛自己的裤子给她来了一个浸满鸡汤味的拥抱。林三酒不大舒服地挪了挪,在地上亮起的文字里,随便来回点了几次;当她听见一个轻轻的脚步声靠近了自己身旁的植物丛时,她这才吐了一口长气。

  “第四项对吧,”林三酒一边低声说,一边朝脚步声的主人扫过去了一眼。

  当她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对方已经绕过植物丛,站在了她的身边,轻松地问道:“你以为我是谁?”

  在脑海中大作的警铃声里,林三酒刚要跳起来,却已经被对方一把按在了肩膀上——以她的身手来说,她竟然连一点反应防备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按得给重新坐回了原处;仿佛有千斤水泥钢筋都灌注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静止感”逐渐传播浸染了身体的每一处,很快,林三酒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脱离了她的意识,独自睡着了。

  “怪不得我刚才怎么找也找不到你,看来你是去VIP室转了一圈?”加嘉田笑着说,“不过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在你们拖延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将该走的程序、该处理的杂事都弄好了,现在你可以直接入职了。”

  林三酒盯着地面上“联络与帮助”几个字,离她的手指那么近,她却怎么也没法伸过去点开它。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