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背景_超脑太监
云海小说网 > 超脑太监 > 第19章 背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背景

  “就是就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他难道还能出孝陵不成?”

  “掌印即使青眼有加,他一个小小种菜太监,很快就会忘到脑后。”

  “什么掌印?”不远处迤逦走来一人,懒洋洋问一句。

  “杨普,你耳朵倒是尖。”一个青年哼道。

  这杨普是个英俊青年,身形单薄,眉宇间透着落寞与潦倒。

  杨普淡淡道:“你们要找掌印?那不巧,掌印昨天已经去神京了。”

  周忘川踏前一步,眼睛一瞪:“你说什么?!”

  杨普淡淡道:“我说,掌印昨天已经去神京了。”

  周忘川死死瞪着他,脸色阴沉得发黑,衣衫慢慢鼓起。

  杨普轻笑一声:“周忘川,你这是吓唬谁呢?”

  “杨普,不是对你。”旁边一青年道:“刚才那几个家伙好大的胆,竟敢愚弄我们孝陵卫!”

  另一个青年道:“更过份的是,他们胆敢打掌印的旗号,活得不耐烦了吧?”

  “原本只想揍一顿给他点儿颜色看看,现在看来,得狠狠收拾才行!”最后一个青年摇头道:“这些种菜的越来越不知分寸,都不把我们放眼里了!”

  “你们悠着点儿吧,种菜的里面也是卧虎藏龙,别把自己折里面。”杨普摇摇头,慢慢悠悠往前走了。

  周忘川死死瞪着李澄空他们消失方向,牙咬得吱吱响。

  ……

  四人一口气冲回小院。

  “呼——!”宋明华长长吐一口气。

  “太他妈险了!”孙归武连呼。

  胡云石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李澄空抱拳道谢。

  “老李,咱们之间说这个干什么,真是见外!”孙归武不满的摆摆手:“不过你怎会惹到这周忘川?!”

  李澄空来到西南角的石桌旁坐下:“不是我惹他们,是他们拦住了我。”

  他若有所思,隐隐觉得蹊跷。

  怎么会这么巧,偏偏碰上了四个孝陵卫,而这四个孝陵卫又要教训自己,宋明华他们又偏偏这么巧的看到了,为了救自己,不惜得罪周忘川。

  他不相信巧合。

  先前一幕在脑海里回放,一帧一帧,看得清周忘川四张脸上的毛孔,细微神情与眼神,孙归武三人也一样清清楚楚。

  他发现了异样,孙归武三人与周忘川身边一个青年的眼神撞击了几个回合。

  果然是有内情!

  “这像周忘川能干出来的事。”宋明华坐到他对面:“不过还是别跟他一般见识,避一避为妙。”

  “砰!”孙归武一掌拍在石桌上,恨恨道:“娘的,依我的脾气,灭了他!”

  胡云石冷冷翻一眼:“你灭得掉嘛!”

  “我……”孙归武悻悻的一屁股坐下。

  李澄空不动声色,看向宋明华。

  宋明华摇头:“周忘川的武功不俗,心狠手辣,而且手段狡诈,有不少人栽在他手上。”

  李澄空道:“掌司他们就不管?”

  他决定静观其变,装作什么也没看出来。

  宋明华无奈:“周忘川狡诈,在规矩之内行事,即使捉到把柄,罪过也轻微。”

  “其实还是暗中袒护!”胡云石冷冷道。

  “唉……,谁让周忘川的父亲是一位将军,战死在沙场呢。”孙归武感慨:“投了一个好胎,有什么办法!”

  “他们兄弟二人受荫进入孝陵卫,他大哥周望海做了百户!”宋明华道:“老李你可能疑惑,孝陵卫如此清苦,他们受父亲之荫怎进孝陵卫?”

  李澄空道:“因为孝陵卫最安全?”

  “正是!”宋明华抚掌:“孝陵卫是清苦,却也是最安全的捷径,只要别闯祸,捱到年限再外迁出去沾一点儿功,立刻就能升官。”

  李澄空缓缓点头。

  排资论辈,自古皆然,官场更是如此。

  “不能迁转是我们种菜太监不能迁转,孝陵卫是能迁转的。”宋明华叹一口气:“所以别惹孝陵卫,他们几乎个个都是身世不凡!”

  李澄空道:“我是不想惹他们,可看这周忘川不像轻易善罢干休的人呐。”

  “惹不起躲得起。”宋明华道。

  李澄空看向孙归武。

  孙归武恨恨道:“只能忍一忍了!……确实惹不起!这小子至少到了第四境!”

  胡云石道:“甭说打不过,即使真打得过他,一旦动手,监里也绝不会轻饶。”

  “打不过就跑,”李澄空摇头:“可我根本不会轻功。”

  “这……”宋明华迟疑。

  他们三人对视,皆露无奈神色。

  宋明华叹道:“轻功往往都是秘传,我们也没有别的轻功身法,……不过一些基本的道理可以说一说,就是以内力催动腿上经脉,你可以自己摸索着试试,但有几条经脉是禁区,施展轻功不能碰触,是……”

  李澄空仔细听着,轻轻点头。

  他曾自己摸索,发现了危险便立刻停住,现在听宋明华这么一讲,顿时恍然大悟。

  虽然仅是基本常识,对他却珍贵异常。

  他有着超算大脑,通过排列组合,可以一一测试出最优的路径,从而自己创出一门轻功。

  宋明华说完之后,再次叮嘱他别跟周忘川硬来,能跑就跑,跑不过就服软,忍一时之辱。

  李澄空岔开话题。

  看到他如此,宋明华正色道:“老李,这周忘川确实惹不起的,不仅他武功厉害,更关键的是,他还有一个后台。”

  胡云石冷冷道:“周望海!”

  “这周望海可是百户啊。”孙归武恨恨道:“娘的,惹不起!”

  李澄空点头:“睡觉吧!”

  他皱着眉头回屋,强忍住直接发问的冲动,他们既然不说,问了也白问。

  坐到榻上,李澄空抛开一切纷扰,专注修炼。

  一晚上苦修所得内气进入洞天,就像往湖里放进一捧水,想填满遥不可及。

  第二天到菜地的时候,他在路上试着施展轻功,忽快忽慢。

  有的经脉灌入内力,身体陡然一轻,噌的蹿出去一大截,有的经脉灌入内力,身体一下钉在原地不动,像施千斤坠。

  一路上的试验,他发现最快的办法是内力灌注于十根脚趾,脚趾力量大增,奔跑速度自然加快。

  他知道这是最笨的办法,最耗内力的办法,可也是最安稳的办法。

  到了菜地,与老汪说了昨晚的事。

  老汪道:“这点儿小事儿,不值一提。”

  李澄空笑道:“难道老汪你有解决办法?快说来听听!”

  “大丈夫能屈能伸。”老汪道:“甭管他怎么逼你骂你,就是不动手,最好是看到他就直接躺地上打滚,不给他可趁之机,免得他倒打你一耙。”

  “……妙!真是妙招!”李澄空竖起大拇指。

  “只要能保命,就是妙招。”老汪道:“甭以为你练了一点儿武功,就能挺直腰杆做人了,差得远呐,傲气这东西最害人,趁早抛掉!”

  李澄空若有所思。

  老汪哼道:“我听说过这个周忘川,挺猖狂的一个家伙,你知道他为何猖狂吗?”

  李澄空道:“仗着他大哥的势?”

  “那他大哥仗着谁的势?”老汪哼道:“四大宗之一,大罗掌宗,周望海是大罗掌宗的外宗弟子!”

  李澄空道:“我这运气还真够好的!”

  “所以你或者忍,或者死。”老汪吹吹热气,轻啜一口茶:“人活着,谁没受点儿委屈,就你受不得委屈?”

  李澄空抬头看天空。

  天高云疏,碧空如洗。

  他吐出一口浊气:“汪夫人她……”

  老汪沉默。

  李澄空道:“我这资质,应该能入夫人的法眼吧,到底为什么?”

  “不关资质的事。”老汪道:“法不轻传,她不会轻易的收弟子的,不想再沾因果。”

  李澄空精神一振:“那就是还有希望?”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